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七章 信托商店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7 15:30:12 作者: 睡觉会变白

国内的电视剧起步不算晚,1958年便播出了第一部电视剧,叫《一口菜饼子》。但后来由于种种因素,导致发展的特别慢,远远落后于别国。

    这会没有长篇剧,都是上下集,或者三五集。最长的就是《敌营十八年》,一共九集,导演也是王扶霖。

    所以制作一部注定长达几十集的电视剧,天生就存在困难,再加上红楼梦这个百年大IP,导致每个人都压力巨大,丝毫不敢懈怠。

    王扶霖对演员的要求极为明确,首先要像,然后年纪要小。

    林黛玉进贾府时,约莫十二三岁,宝玉要略大一二岁,宝钗大概十五岁。他不可能找小学生来演,遂把年龄限定在二十岁左右,心智可以成熟,但感官上一定要稚嫩。

    比如“意绵绵静日玉生香”这段:宝玉逛到潇湘馆,见黛玉在午睡,便死乞白赖要一块躺着。黛玉不肯,俩人就在床上打打闹闹,还讲了耗子精的故事。

    你让那些成名的演员来演,像刘晓庆、龚雪、郭凯敏之类,用王扶霖的话说叫“大男大女”,一下子就色气了,没有两小无猜的感觉。

    因此选角非常艰难,迄今为止还没有特别中意的,尤其宝黛钗凤四个核心人物。

    其实对陈小旭,王扶霖也不太满意,觉得鼻子太高了,只是相比之下,算目前最出挑的。

    “她的联系方式都记下了么?”

    “记下了,这姑娘是鞍城话剧团的,以前在杂技团,会跳舞,地方好找。”

    “哦,难怪身段好看,气质也不错。先列入黛玉的备选吧,到时候一起通知。”

    “那许非呢?”白老师问。

    “许非……”

    王扶霖顿了顿,又记起那个年轻人的样子,道:“也列入吧,角色先不要准备,以后再看看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由于面试顺利,无形中留出了一些空余时间。

    俩人上午见完导演,下午去大商场转了转,一看东西死贵,手里还没有票,又灰溜溜滚了出来。

    跟着又奔东单的信托商店,这才找着平民的气氛。

    信托商店跟当铺差不多,老百姓可以拿东西寄卖,缴纳一定的手续费,卖不出去还能赎回来;或者商店直接买断,然后自己出售。价格非常便宜,因为有条规矩叫“旧不超新。”

    这年月,逛信托商店是很多人的爱好,不为买,只为逛,眼尖的主儿时常能淘到一些好宝贝。

    俩人一进门,就觉着光线灰暗,商品也不整齐,货架上、柜台里摆着各种各式的家具、瓷器、铜器、服装、皮货、留声机、钟表等等。

    种类繁多,大多是旧货,而且不用票!

    陈小旭扫了几眼,很快相中了一块全钢手表,问价才二十五,于是利索付钱。

    许非逛了一会,也猛然瞪大眼,w(?Д?)w!

    卧槽,我看到了什么?他急匆匆跑过去,那里赫然摆着一对太师椅,体态宽大,靠背与扶手连成一片,形成一个三扇围屏,庄重严谨,用料厚重。

    旁边立着标牌:红木椅,五十。

    哎呀!哎呀!

    许非都疯了,五十块钱,一对红木太师椅!虽然没注明朝代,但太师椅这东西,能传下来的不是明就是清。

    这年头的国人不重视老物件儿,追求的是冰箱彩电自行车。那些祖上的老东西,大把大把的贱卖,甚至当废品扔掉。

    特别是大革命时,一些人被抄家,后来又落实政策,发还了部分家具等物。很多名贵的硬木家具仨瓜俩枣就卖了,又被某些主儿仨瓜俩枣的捡漏了,都是常事。

    而信托商店卖的东西,必须经过严格评估,所以基本保真。

    这货红着眼睛一摸兜,结果下一秒更疯,他特么没有五十块钱啊!满兜就二十多块,还包括回去火车票的钱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向小伙伴,小伙伴攥了攥手表,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能!这给我爸买的,再说我都给钱了。”

    啊啊啊啊!

    如丧考妣!如丧考妣!

    许非现在就这心情,眼睁睁看着宝贝在前,就是拿不到手。

    而他在椅子前徘徊半天,边上一位顾客早等的不耐烦,问:“哥们儿,这东西您要么?”

    “哦,您看,您看!”他忍痛撒了手。

    那位顾客绝对是行家,搭手摸索一番,便十分爽快的掏钱付款。哎哟,他就更唉声叹气,一步三回头,陈小旭皱着眉,“就一对椅子,至于么?”

    “别理我,我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德性!”

    姑娘还真不理,自己逛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这进口冰鞋才二十,刚才在商场看,国产的还七十块钱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唱片都是民国的吧,哟,还有周璇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还有卖花的,哎,那是什么花?”

    她捅了捅某人,某人生无可恋的撇了一眼,“君子兰你都不认……嗯?等等!”

    许非立马精神了,几步跨过去,只见在柜台底脚摆着两盆花,每盆两株,都是小苗,刚生出几片肥厚油绿的叶子。

    正是君子兰。

    “同志,这花卖么?”他喊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售货员也不太确定,又问别人,知道是刚送来的寄卖品,遂道:“卖,三块钱一株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贵?”

    陈小旭难以理解,却见那货已经把花抱起来,“两盆我都要了!”

    于是乎,许非花了十二块钱,又额外买了个小箱子,视若珍宝的把花放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你买它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给我妈当礼物啊,鞍城可不常见这个。”他张口就来。

    君子兰是南非种,品种特别少,1823年才被发现。最初在欧洲栽培,1854年又传到RB。

    后来RB人在春城建伪满洲国,就将其进献给溥仪,成了宫廷御花,解放之后,便流入民间。如今主要种植地在春城,近年才慢慢扩散到各地,不过数量也很少。

    起码他在鞍城没见过……

    这两盆小苗,估计是哪个家伙手头紧了,把花也拿出来当。三块钱貌似很贵,但他心里清楚,真的一点都!不!贵!

    刹时间,他的气就顺了不少,当然还是惋惜,又一步三回头的蹭出了商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