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三十一章 大新闻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7 16:21:53 作者: 睡觉会变白

 80年代初文学热,全国三个青年,两个半搞创作。

    1981年的时候,中青社举行过一次大型座谈会,就谈一首诗和一篇小说。写诗的叫顾城,写小说的叫马卫都。

    当时还是工人的马卫都,在《中国青年报》发表了一篇小说叫《今夜月儿圆》,写一个车工被车间女神爱上的故事。

    这年头爱情是个稀缺品,人见人爱。而文学被禁锢十余年,刚刚开闸放水,全民沸腾。

    《中国青年报》发行量500万,再加上传阅的次数,起码几千万,老马一夜就成了爆款,读者来信都用卡车拉。

    后来《青年文学》的主编亲自登门邀请,老马就成了杂志编辑,学历最低——小学四年级就辍了学。

    至于汪朔,以前当过兵,倒腾过彩电,卖过假药,从医药公司辞职后专业写作。这会已经写了《空中小姐》,在文坛略有薄名,但远没到养家糊口,大红大紫的地步。

    俩人都是大院子弟,认识很早。今天老马是陪汪朔来泡妞,就是那个女生沈叙佳,也是《屈原》的女主角。而起冲突的那两个人,亦是沈叙佳的仰慕者。

    却说四人上了车,互相通名。汪朔刚才怂的一逼,现在又能耐了,“哥们干嘛的,以前练过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就是平时爱锻炼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容易,瞧这身子骨,哪儿人啊?”

    “鞍城的。”

    “过来出差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在《红楼梦》培训班当演员。”

    “哦,红楼梦啊!”

    汪朔一眨巴,有点惊讶,随即嗤笑道:“你演什么啊,红楼梦里还有练块儿的贾宝玉呢?

    我听说导演是王扶霖,这人我觉得不靠谱,他拍那《敌营18年》就不靠谱……听说你们还找了帮红学家来改,哎哟,哪有这么干的?红学家多无聊啊,一帮人全是考证索隐派,都不是正常文学评论。

    我跟你讲,中国两大不靠谱读者群,一个是吃鲁迅饭的,一个就是红学家。这帮人的话不能听,他有利益在里头,他吃这碗饭的,怎么还能改呢……”

    许非听得直乐,目光在仨人身上转来转去,新鲜又有趣。

    这货真是一话痨,逼逼个没完没了,末了一转,“不过今儿你仗义,我这人不欠人情,正巧赶上,一块去搓一顿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得赶回去,心意领了。”

    “嚯,不给面子?”

    “真不是,我住的地方太偏,晚了就没车了。”

    对方再三拒绝,汪朔有点不爽快。但老马结婚数年,都奔三十了,过了那个混不吝的劲儿,道:“那就不勉强了,咱们留个电话吧,有机会再联系。”

    汪朔说没电话,只老马留了个单位座机。

    许非把纸条揣进兜,也不以为意,看看前面站台,笑道:“我到站了,两位回见。”

    一声汽响,车门打开,他后脚刚迈下去,就听着一声嘀咕,又好像故意让自己听见似的。

    “卧槽,装什么逼啊,我特么请人吃饭谁不给面儿?”

    汪朔啐了一口,继续道:“现在基层群众这么牛逼了么,我看这孙子也是低阶级,得教育!”

    大院子弟嘛,看哪儿都是基层,看谁都是傻逼,刚才客气几句,都是看在出手相救的面子上。

    老马却揉了揉鼻子,道:“我觉着这人挺有意思,像咱们搭话,见面聊天,肯定要问你干嘛的啊,在哪儿工作是吧,你看他问了么?什么都没问。”

    “对,他刚才看我们是那种眼神,特新鲜,又带着点好玩,反正挺奇怪的。”沈叙佳道。

    “奇怪什么啊?就不许人家斜眼白内障么?我看就是一装蒜的。”

    汪朔大脑袋一晃,给许非的形象拍了板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蒙蒙黑的时候,许非才回到招待所。

    在院子里,正赶上陈小旭和张俪逛街回来,晃晃悠悠的,手里还拎着半拉西瓜,没塑料袋,用麻绳兜着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允许农民进城卖东西,京城还划了几个自由市场,啥东西都有,价格还便宜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“看舞剧呗。”

    “哟,你还真自己去了。”

    俩姑娘眨眨眼睛,跟着都掩嘴一乐。

    “不然怎么着,也没人陪。”

    许非提起就不愉快,这一天过的真是精彩纷呈。

    “这话说的,我们为什么要陪你?”

    陈小旭回了一嘴,又觉得不太对,又不知道哪里不对,好在张俪接过话头,“好了,上去吧,我们请你吃西瓜。”

    三人到了二楼,胡则红和东方文樱不在。陈小旭从来不干活,张俪就找了把刀,准备切瓜。

    “哎,等会儿!”

    许非连忙叫停,“你这么吃瓜是没有灵魂的,我去拿个勺。”

    他飞速跑到三楼,拿了个羹匙下来,“吃西瓜得这么吃,这才叫……呃……”

    他挠挠头,一个勺,三个人,三个人,一个勺。

    “算了还是切吧。”

    嘁!

    俩姑娘齐齐鄙视,张俪利索的切成小块,手法娴熟,一看就常做家务。

    西瓜还没到大幅上市的季节,口感稍差,但在炎热的夏夜里也十分满足。陈小旭啃着瓜,偶然一抬眼,注意到许非的手背上有擦伤。

    “你又跟人打架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又啊,我就不能是蹭的?”

    “哼,你以前跟人打架,就是这种擦伤!”

    “他经常打架么?”张俪奇道。

    “小时候经常打,后来就少了,带着我跟一群小孩子,一个对八个,被打的满脸是血都不求饶。”

    陈小旭吐出一粒籽,幽幽道:“真怀念小时候。”

    什么鬼?

    许非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出事了!出事了!”

    正怀念童年时,胡则红忽然跑了进来,“出大事了,你们还有空吃瓜?”

    她抄起一块西瓜就啃,“乐韵跟王导吵起来了,好大声,乐韵刚走!”

    “啊?为什么啊?

    “这大晚上,她怎么走的?”

    “小轿车接的,说认识个男的,要出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出国,是去香港。”

    东方文樱也进了来,消息更准确一点,“说是认识个香港明星,人家要带她去香港结婚,乐韵就同意了。王导不放人,俩人就吵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仨人面面相觑,事情来的太突然,也太劲爆。而且不光205,楼上楼下乱糟糟的,看来已经传开了。

    当然,闹心的是剧组领导,同学们都是看戏的,还有觊觎王熙凤的那几个,瞬间觉得自己机会来了!

    许非对这事了解一点,但不晓得啥时候发生的,原来她这么早就认识罗烈了。

    据后世的八卦文章记载:罗烈受邀来做一个活动,乐韵也有参加,对其一见倾心,就开始追求。

    乐韵才十七岁,年轻单纯,很快坠入情网。

    这年头的人大多崇洋媚外,削尖了脑袋往外钻。香港在内地人眼中,就是个繁花似锦,纸醉金迷的花花世界,能嫁给香港人,还是个大明星,是件非常荣耀的事情。

    罗烈当时已有妻儿,把乐韵带去香港后,只能把她藏在别墅里,并介绍拍了一些戏。

    后来事情败落,罗烈趁机甩掉了她,且闹的人人皆知。作为小三的乐韵走投无路,事业低潮,加上又把母亲接来香港,生活愈发穷困潦倒。

    她无颜返回内地,感情失败,生活困苦,母亲又长期抱怨……终于在某个早晨,站在刚擦好的玻璃窗前,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许非沉吟着,自己也没啥办法啊。

    她愿意跟着罗烈走,自己哪来的拯救力,不让人家去香港。而且也没啥交集,顶多就提醒一句,要慎重考虑。

    她听就听,不听也就不听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