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三十七章 宝玉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7 16:45:24 作者: 睡觉会变白

 如果有人回溯历史,许非的脑袋上一定会被按个“文化衫第一人”的名头。

    按照正常发展,文化衫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才会兴起,而且风评不是很好。因为那时的文化衫以叛逆、调侃为主,充满个人情绪。

    “我是流氓我怕谁”、“跟着感觉走”、“我吃苹果你吃皮”之类……

    而现在是84年,谁见过奥运文化衫这东西?又有谁听过水群就能优惠打折这种操作?

    “两千块啊!两千块啊!”

    陈小乔激动的直蹦,捂着钱跟亲命似的,“这比溜门撬锁刺激多了,明天咱还来么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来啊!”

    少年貌似通透了,正经道:“哥,以后我不干别的,就跟着你混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介!好好上你的学,我这都是快钱。”他立马拒绝。

    刚刚中午,天还早得很。

    许非本想回去再拉一趟,又觉着有点过量,这玩意得配合金牌来。

    如果他没记错的话,本届奥运会一共拿了十五块金牌,具体不清楚,就记住了许海峰的首金,还有李宁的三金、二银、一铜,一举奠定了体操王子的地位。

    “啧,看来得搞个奖牌竞猜了!”

    他一边琢磨着新点子,一边让陈小乔收摊。

    百件t恤一个没留,剩下几个大纸板,最显眼的自然是那个聊天群。好大好大的一块板几乎都被写满,字体各种各样,还有小孩子的笔迹歪歪扭扭。

    只剩最下面的一小行,勉强还能写几个字。

    许非被众人的激情点燃,这半天过的也是心潮澎湃。他抄起笔,特想抒发点什么,遂在末尾添了几个让陈小乔极度困惑的数字:

    “666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京城,西山。

    一条由野花点缀的山路,蜿蜒曲折的通向山顶,尽头立着栋楼房,正是《红楼梦》第二期培训班所在地,一家空军招待所。

    那些个奶奶、小姐、老爷、少爷经过几个月熏陶,已经入了味儿,痴了迷,每个人都在让自己更接近那个时代。

    姑娘们都辫起了辫子,高跟鞋扔在角落里落满尘灰,每天仍是早早起身,练习形体和各种礼节。

    没有某人看管,陈小旭固态复苏,礼节练习逃不掉,但可以逃跑步。

    这会儿,她就一个人躲在树后面看书,边看还边往下瞅瞅——小伙伴们正在山路上跑的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估摸时间差不多了,她才溜回招待所,往床上一pia,蹙眉泣目,一副难受的德性。

    过了会,就听“咣当一声”,胡则红撞开门,满脑袋都是汗,一瞧她这样子就来气,“行了别装了,快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什么?”陈小旭无比衰弱。

    “你宝哥哥来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她骨碌爬起来,“你说宝玉找到了?”

    “正往这边来……哎,你等会我!”胡则红甩甩手,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第一期培训班结束后,大部分角色都已确定,除了贾宝玉。为此,剧组不得不在报纸上招聘演员,并提出了极为严苛的要求:

    “脸蛋白,胖而不蠢,不十分圆。”

    “身材不能高大,手脚不能粗壮,颧骨不能高,要有一张桃花般的盛开的脸。”

    哎哟,你瞧瞧这条件!

    以前的贾宝玉通常是反串,但王扶霖的一个死原则,就是绝不反串!

    当然了,他找了一个女孩子演秦钟,不过审核的时候,觉得实在不妥,还是把秦钟的戏份全剪掉了。

    却说陈小旭出了房间,自己往山下走,远远瞧见琏二爷引着一个陌生男孩走上来。

    待到近前,琏二爷笑道:“这是欧阳,刚找到的宝玉。这是黛玉,陈小旭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姑娘冷眼打量,见他穿着个短袖,大裤衩子,圆圆的娃娃脸,眼睛很大,笑起来有虎牙,别的倒也没啥出奇。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欧阳拘谨的打着招呼,瞧她只是微微点头,不免愈发紧张,错过身后小声问:“她不太好接触的样子啊?”

    “她就这样,熟了就明白了,其实心地特别好。”

    琏二爷带着他进楼,安顿房间,跟着便是吃早饭。

    这里的伙食比圆明园强一些,馒头稀粥小咸菜,起码管够。欧阳初来乍到,小心的很,进门望望不知道坐哪儿。

    “宝玉!宝玉!”

    东方文樱招招手,“来这边坐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欧阳不好拒绝,只得混在一桌胭脂堆里,觉着自己就像马戏团的猴子,被姑娘们当众围观。

    “看你也没啥特殊的,怎么招进来的?”胡则红心直口快。

    “我前几天试了装,王导说我上镜还行,就把我留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导说行,那肯定就行了,等你录像我一定得看看。”东方文樱没演成宝玉,还是有点不爽。

    众人叽叽喳喳,唯陈小旭一人不作声,低头猛吃。

    由于宝黛的角色关系,欧阳对她十分留意,眼睁睁看着这个瘦弱的妹子啃了两个大馒头,又喝了一大碗粥。

    “你,你胃口挺好的啊。”他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陈小旭白了他一眼,没搭理。

    胡则红接话道:“她跟我们不一样,我们都怕胖,她干吃也不胖。昨天晚上吃大肥肉,我们都不吃,就她一片一片的往嘴里塞,那才叫气人呢!”

    “就你多嘴!”

    陈小旭轻轻敲了她一下,又用手扇了扇,居然发现有几只苍蝇飞来飞去,皱眉道:“我们以前没苍蝇的,怎么你一来就有苍蝇,以后叫你招苍蝇员吧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欧阳傻笑。

    这人能演宝玉?

    陈小旭愈发担忧,擦了擦嘴,起身走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她就这样,给我们每个人都起外号。她还叫我怪味豆呢,不过我也叫她白耗子!”胡则红乐道。

    “感觉你们,你们都挺怕她的?”欧阳试探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怕,她年纪小,外冷内热,其实很调皮捣蛋的,你们多接触接触就好了。”邓洁道。

    “主要是呀,能治她的人没在这儿。”张俪忽然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对,治她的人没在这儿,不然还容她这么嚣张!”胡则红拍着桌子,分外认同。

    别的姑娘也是连连点头,只欧阳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8月3日,《京城青年报》报社。

    采编部的成员围成一圈,正开着选题会议。其实都是老生常谈,介绍下政策,大环境,深挖致富经验,推出优秀青年实例,再开个奥运专题也就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这会只有党报和专业行业报,尚无都市报的概念。

    啥叫都市报呢?在内容上,以市场需求为主;在选题上,以贴近老百姓身边为主;在广告上,只要你给钱我就敢发。

    比如今天着火了,明天打架了,后天你家狗丢了,大后天又找着了……这些鸡毛蒜皮的小破事,日报系不会报导,但都市报专写这些,老百姓爱看。

    所以才有了九十年代末,都市报迅速崛起,经济收益冠绝同行的现象。

    至于青年报系,属于共青团旗下,相对活泼一点。

    而大家报完了选题,一个女记者忽道:“主任,我听说西单有个卖奥运文化衫的,要不要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奥运文化衫?”主任奇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衣服上印一些奥运主体的图案和文字,卖的特火,都成西单一景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前两天还看着了,愣是没挤进去,那人都跟吃饭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诶,我家孩子昨天还让我买一件来着。”

    几位记者七嘴八舌的议论,主任也听明白了,顿时来了兴趣,“那可以啊,你就去跑一趟,再叫个摄影记者,最好深挖一下,我正愁没新选题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