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三十二章 暂别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7 16:22:57 作者: 睡觉会变白

第二天乐韵又回来了,跟王扶霖道了歉,但心意已决,还是要走。

    移居香港非常麻烦,一时半会走不了,王导就发动各方各面,她的家人、同事、单位领导,轮番做工作。

    因为形象太好了,总觉得可惜,折腾了一段时间,乐韵答应留下来演尤三姐。可没过多久,又不想演了,不知罗烈给灌了多少迷魂汤,铁了心就是去香港。

    那就没辙了。

    很快到了六月末,第一期培训班接近尾声。

    一大早的会议室里,气氛格外严肃,今天便是角色确定的日子。其实经过三个月相处,大家知根知底,对谁能演谁都有点数。

    许非左右瞅瞅,竟然不见陈小旭,不晓得跑哪儿去了。会议快开始时,才见她和东方文樱偷偷溜进来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去了”

    “去山上摘杏子了。”

    她摊开手掌,躺着两枚青涩涩的小杏,“我还给你带了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关键时刻,你去摘杏”许非头疼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受不了这种气氛才跑的。”她抿抿嘴。

    行吧。

    众人等了一会,几位大佬齐齐出现。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辛苦大家了,三个月,不容易啊我们在一起同吃同住,同心协力,都是为了一个目标而奋斗,为了把这部剧拍好。

    今天终于到了收获的时候,选上的继续努力,没选上的也不要灰心,毕竟你们都年轻,以后还有大把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王扶霖戴上眼镜,照着手里的名单道“宝玉的候选人,我们还在寻找。所以先说黛玉的扮演者”

    咝

    许非忽觉被旁边扯了一下,只见那丫头一手捏着杏子,一手揪着自己的衣袖,小脸煞白,紧张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跟着下一秒,就听导演吐出一个名字,“陈小旭”

    那只手猛地一松,随即又以两倍的力气揪紧。许非扭过头,她也看着他,眼波流转,似喜似泣,愈发显出那份娇柔可怜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别哭。”他做着口型。

    “我才没哭。”

    她低低反驳着,又慢慢松了手。

    “薛宝钗的扮演者,张俪”王扶霖继续公布。

    嗡

    这下就引起惊异了,因为她一直试紫鹃来着,后面才转到宝钗。当时众人都没啥指望,结果化上妆,穿上衣服一瞧,哎,这张脸太上镜了

    唇不点而红,眉不画而翠,脸若银盆,眼如水杏。罕言寡语,人谓藏愚;安分随时,自云守拙。

    几乎就是书里的宝姐姐

    张俪自然十分激动,难得的有些失态,又连忙左右寻找,看到了许非和陈小旭,仨人碰了碰眼神,互相勉励。

    “第三个,王熙凤的扮演者,邓洁”

    嗡

    仍然一片议论。

    乐韵走了之后,邓洁仍不是第一候选,甚至在前些天,还有新来的面试者出出入入。但剧组综合考虑,她个子虽矮,但演技最好,凤辣子的劲头抓的最准。

    邓洁直接捂住脸,差点哭出来,只有她自己知道,为了这个角色付出了多少。

    紧跟着,“元春的扮演者,成梅。”

    “迎春,金丽丽。”

    “探春,东方文樱。”

    “惜春,胡则红。”

    “史湘云,郭晓珍。”

    一提起史湘云,许非就想吐槽。

    史湘云并无具体的外貌描写,曹雪芹只说她“蜂腰猿背、鹤势螂形”。不是虎背熊腰的意思,而是背窄腰细,身材苗条瘦高。

    简单讲,就是小细腰,大长腿

    还有一点,史湘云爱穿男装,真名士自风流,极飒爽的一个姑娘。

    不知剧组怎么考虑的,居然找了个胖乎乎的圆脸姑娘来演,一下就拐到可爱挂上了。甚至影响了后世各种版本的史湘云,都是胖乎乎的。

    其实说起来,林青霞演的贾宝玉,才是真正史湘云的样子

    “贾琏的扮演者,高良。”

    “平儿的扮演者,沈霖。”

    “晴雯的扮演者,张静林。”

    “秦可卿的扮演者,张蕾。”

    张蕾跟陈小旭争黛玉,争到最后一刻,最终王扶霖认为她面相老气,皮肤较松弛,不符合年龄感才作罢。

    许非一直听着,跟历史中的完全相符。主要角色念完,又开始边边角角。

    “贾芸,许非。”

    第一个就是他,当然也不意外,三轮录像表现的都非常稳。

    “贾瑞,马广儒。”

    “冯紫英,吴小东。”

    马广儒脸色一白,显得十分沮丧。而吴小东是唯一一个出现偏差的,没有演贾芸,演了冯紫英。

    不过看样子,他还是会做场记和执行导演,跟沈霖的感情也稳定发展。

    这次会议开了好久,除了宝玉的所有角色已定。

    第二期培训班就在香山八大处,有个空军招待所。剧组随时可以搬进去,但考虑到大家非常辛苦,决定放假三天,自由活动。

    而散会之后,许非找到王扶霖,提出个请求。

    “你要请一个半月的假”

    王导诧异的都想笑了,“第二期培训班一共才两个月,你的意思是不想参加了”

    “我有件很重要的私事要处理,而且我觉得我对这个角色已经有相当的把握,几次录像您也都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王扶霖考量许久,他演贾芸是没问题,而且戏份少,就算开机了也不能上,起码得等到一年以后。

    “那你八月下旬能回来么,我们还要签份合同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,我还能呆半个月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随后,许非又找服装设计史岩芹聊了聊,当天买了车票回鞍城。没办法,眼瞅着七月份,有件事再不做就来不及了,只能忍痛告别了林妹妹和宝姐姐。

    至于说,他为啥不缩着,现在又敢出来蹦达了呢

    因为严打的第一阶段结束啦

    “你看看是这意思不”

    方姨家里,女人拿起两件缝好的衣服给对方。

    纯白色的底子,短袖,圆领,分男女款,样式非常简单,也非常熟悉,正是后来极为普遍的t恤衫。至于布料来源,张桂琴不是买了两丈白布嘛

    “就这意思,您手艺越来越好了。”许非看着很欢喜。

    “都是托你的福,做挎包练出来的,我现在带着几个人缝衣服,一个月也不少挣。”

    如今布票取消,布料敞开供应,制衣的需求大大增加。方姨比以前敞亮多了,说话也不再唯唯诺诺。

    许非拿着两件t恤出来,去商店买了点礼物,又直奔单田芳家里。

    老爷子十分高兴,毕竟仨月没见着了,自己也忙,带队东奔西走,最远去了陕北那边。上万人的场子给他搭台,鸦雀无声,一个人对着麦克风讲评书,那气氛终身难忘。

    那边群众也热情,演完了扒车门都是惯例。

    最开心还是收益上的,资历最嫩的家伙在队里打杂,一个月都能混四百块钱,更别提这等大轴子了。

    “在培训班怎么样,都适应吧”

    “还好,交了不少朋友,也拿下一个角色,虽然不是贾宝玉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挺好,饭一口口吃,路一步步走,你们什么时候拍摄”

    “估摸得九月份了,不过前面没我的戏,还是闲着”

    许非瞅瞅厨房,见大娘在里面忙活,遂小声道“大爷,其实我今天来是有个事”

    他不好意思张嘴,纠结半天才道“您能不能,借我点钱”

    “借钱你想借多少”

    “两千。”

    两千块钱在这个年代的概念不必多说,若是许孝文听到,准保抄鞋底子开削。

    单田芳也非常惊讶,但还是很稳,问“你是不是在外面惹事了真要惹事了跟大爷说,我还是有点人面儿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惹事,我就想做个小生意。”许非把衣服亮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,这叫t恤衫吧”

    老爷子果然见多识广,这会也明白了,“哦,你是想做一批衣裳,然后出售”

    他拿着t恤看了又看,总觉得很普通,“靠这个你能赚回来么有那么多人买”

    “不光是一件衣裳,还有别的。”

    许非又摸出几张图样,“把这些印在上面,您瞅瞅,能不能卖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单田芳一怔,把图样在衣服上比了比,半响不语。

    他学历高,有文化,思想也比旁人开明,但此刻还是犹豫再三。最后还是凭借多年对孩子的喜爱,开口道“这样,我给你拿三千,哎你先别高兴,你跟我交代句实话”

    老爷子盯着许非,问“你是我看着长大的,对你再了解不过。但这一年多来,就觉着跟以前不太一样,大爷看不懂,琢磨不透了。你跟我说老实话,你以后到底想干什么”

    “我”

    许非顿了顿,道“我就是想出去闯一闯,有机会都尝试一下,不想一辈子窝在鞍城。”

    单田芳暗暗叹了口气,晓得他没说尽,却还是道“既然你要闯荡闯荡,那我支持,但无论如何,都不许昧了良心,走上邪路,也别让你父母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省得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