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三十五章 万事俱备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7 16:27:27 作者: 睡觉会变白

 进入1984年以来,京城可谓一天一个样。

    去年许非来面试的时候,火车站附近的群体还没有如此多元化,今年就明显不同,颇有几分后世的样子。

    1952年,国家提出“克服农民盲目地流向城市”,盲流这个概念由此产生。

    1975年,更明文取消“公民有居住和迁徙自由的规定。”

    所以很长一段时间,中国是逆城市化的。直到改革开放以来,农村转为承包制,部分农民先行富裕,生产力提高,不再需要那么多劳动人口,于是剩余的劳动力便开始进城务工。

    而城市各方面产业发展迅猛,也刚好需要这部分群体。

    最先进京城的,是大量的乞丐,然后是以修皮鞋、木匠、扛活为生的农民工,再过几年,又会诞生一个非常有历史印记的群体——小保姆。

    单说许非拎着两麻袋衣服,奔波千里,差点没折腾死在途中,狼狈不堪的出现在火车站时,竟有恍如隔世之感。

    一千件t恤,听着挺多,但这东西不占分量,一件贴一件,一件贴一件,一摞就可能好几百件。

    广场上恰有一堆蹲着等活的,通身的气质跟自己也没啥区别,都是灰头土脸。他花两块钱雇了辆板车,给送到了小四合院。

    咣啷一进门,大妈正坐在水龙头旁边洗菜,抬头一瞧,“嚯,二十多天不见人,原来当倒爷去了!”

    “您也知道倒爷?”

    “多新鲜啊!现满大街都是装蒜的,张口闭口就盘条、水泥、大彩电,不是几百吨都没人跟你聊。其实有什么啊,他们家最大的官就居委会主任,还特么盘条,他见一铁丝儿就不错了!

    昨儿还有人跟我吹牛逼呢,说搞一发明,那汽车不用油,加点水就走,这不睁眼说胡话么?但我瞅你不错啊,起码还知道弄点货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哎呀,这大妈素质高啊,眼界也深!

    许非默默拜服了一下,把t恤扔进屋,又抹身找了家理发店,然后进澡堂子好好搓了搓。等天黑的时候,他才摸着自己的小短寸回来,精神抖擞,又是一匹好马。

    这座四合院颇为老旧,住着三家人,俩家都出国了。就剩大妈大爷带一孙子,子女在别的地方住。

    这会老两口不在,可能又找谁遛弯去了。许非往自己房间走,忽地脚步一顿,发现锁头竟然没了,里面悉悉索索的还有响动。

    卧槽,贼!

    他立马就兴奋了,抄起一根插门的木头棒子,轻手轻脚的靠近小屋。先往里瞧了瞧,一个黑影正到处忙活。

    “小偷!”

    他猛的拉开门,一个箭步冲进去,大声喝道。那黑影吓的一蹦,连忙就地一滚,“我不是小偷,我不是小偷!我就是看看,看看!”

    “看你母亲的,别跑!”

    “哥,哥!咱俩见过,见过!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许非住了手,拉开灯一瞧顿觉没劲,十三四岁的小屁孩子,正是大妈的宝贝孙子,叫陈小乔。

    “站这,站好了!”

    他大马金刀的往床上一坐,“你在我屋干嘛呢?”

    “哥,我真没偷东西,我就是看你拎了两袋东西,好奇想瞅瞅。”

    陈小乔皮肤白净,从五官到身材都生的很小巧,一副人畜无害的德性。

    “好奇?你特么好奇就溜门撬锁啊,我锁头呢?”

    “这儿呢。”

    他从兜里摸出个锁头。

    许非掂了掂,居然半点没破坏,扣上还能用,“手法挺溜啊,看来以前没少干。这事怎么解决,你是想我告诉你奶奶,还是直接去派出所?”

    “哥,你饶了我这回,我下次再不敢了,千万别告诉我奶!”陈小乔慌了。

    “放了你,你又去霍霍别人?”

    “我真不敢了,我就是觉着,觉着挺有意思,我没想过偷东西!”

    “真没有?”

    “绝对没有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非看了他半天,这屁孩子心理变态啊!父母不在身边,老两口又有代沟,自己便找点刺激的事儿耍耍。

    他也挺犹豫,过了会方道:“不告诉也行,但你得帮我做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!”

    哼!

    许非哼了一声,起身把门一关,又觉得有点热,遂把上衣脱了。

    “咕噜!”

    陈小乔不自觉的往后退了退,瞧那一米八的个子,流线型的肌肉,还有某根又粗又长的棒子,忽然嗅到了一丝哲学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你放暑期了吧?”

    “放,放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正好,我弄了点东西,打算这段时间买了,你就帮我跑跑腿。”

    许非合计了片刻,道:“我需要一辆板车,骑的那种,你能弄来么?”

    “我同学家里有,但他肯定不能借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租,一天一块钱,交给你去谈。还有你给我弄几个纸板,越大越好,能画画的。我要的急,最好明天给我拿来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一定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许非点点头,又道:“你转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转过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陈小乔哆哆嗦嗦的转过身,跟着就觉一只脚狠狠踹在自己屁股上,往前踉跄了两步差点摔到。

    “小屁孩子学什么不好,干特么偷偷摸摸的,以后乖巧点,你奶奶养你不容易!”

    许非踹了一脚,反正自己舒坦了,又摸出两块钱,“去吧,明天咱们开工!”

    “诶!”

    陈小乔愣了一会,才借过钱,匆匆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此后几天,许非忙的不可开交,连带着陈小乔也脚不沾地。

    板车和硬纸板已经就位,他又联系了一家纸盒厂,买了一千个白纸盒。长方形,带盖子那种,一个才八分钱。

    这会在屋里,床上床下被纸盒堆满,麻袋也撕开口,露出一摞摞的t恤衫,中间又勉强挤出块地方,摆了张桌子。

    陈小乔拿着一个土熨斗,形似铁壶,里面装着烧炭,先一件件熨,然后叠好,再一件件装进盒子。

    少年没耐性,但不得不干,满脸苦逼。

    陈小乔很讨厌许非,却又非常佩服,因为几天来,自己亲眼见他在那纸板上勾勾画画,就像传说中的魔术师一样,从无到有,色彩纷呈,已经显露出一个半成品的画作。

    少年不懂绘画,就觉着特大气,戳人堆里也能一眼瞧见那种。

    而外屋,许非稍稍放下笔,站远了观赏片刻,距自己巅峰时的水准还差一些,不过也能应付了。

    他手里还剩几百块钱,买这套画具又花了不少,可以说,这是笔不成功便成仁的买卖!

    “今天28号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忽然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28号怎么了?”陈小乔奇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让你平时多读书,多看报,还好意思问怎么了!”

    “我天天在这熨衣服,哪来的时间读报?”陈小乔特委屈。

    许非全当没听见,训道:“少废话,快点熨,后天带你上街。”

    “哥,我们要闯荡了么?”

    少年一听就活跃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小子好运,也算铭记历史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