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三十四章 生意谈成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7 16:24:58 作者: 睡觉会变白

这是罗湖的一个渔民村。

    河边一溜小屋,土路泥泞狭窄,透着一股人畜粪便的味道。唯一像点样的建筑,就是那座小小的厂房,门前道路也是少有的干净宽敞。

    “花田服装贸易公司”

    许非瞅了瞅牌子,确认地方。

    这是史岩芹朋友的朋友介绍的,据说老板是个港商,嗅觉灵敏,早早就把香港的服装生意搬到了深城。

    因为政策太优惠了,前三年免税,地租便宜,一平方一个月只要一块钱,更别说那极其廉价的劳动力了。

    而他在门口等待的功夫,又往对面的矮山瞅了瞅那是香港新界的打鼓岭。

    香港啊,这时候是什么来着

    马上就上映了吧徐老怪应该加入新艺城了吧已经引起轰动了吧,哎呀,夏文夕那副骨头架子,真是又瘦又骚

    啧

    许非又不困了,跟着一个工作人员进了厂区。

    负责接待的是个小经理,也是香港人,戴着黑眼镜,梳着油头。他对许非的到来有些惊讶,因为深城的服装厂基本是做国外订单,国内生意非常少。

    而再一瞧,对方连双皮鞋都没穿,不免就有点轻视。

    “许先生想订制什么服装”他操着一口不利索的普通话问。

    “t恤能做么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我们公司技术纯熟,产品多样,不知想要多少件”

    “一千件。”

    “一千件”

    经理笑了笑,道“不瞒许先生,t恤利润低,单子又小,我们没什么赚头的。但既然是朋友介绍,这笔生意我们就接了,你想什么时候提货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许非一听这话,准备好的说辞又憋回肚里了,想想道“十天可以么”

    “十天这就不巧了,我们正在赶一批大单,忙完也得十天左右,你能不能延后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恐怕不能,我要的非常急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”

    经理扶了扶眼镜,抱歉道“那就只能说rry了,看来我们没机会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呵,那不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许非也没争取,起身便走,被经理送到门口。

    他回头看了看这个小厂,心里明镜的,还是没被瞧得起啊自己白丁一个,单子又小,人家可有可无,否则加班加点也能做出来。

    而且对方的态度很不爽,话里话外都透着一股浓浓的优越感。其实那些港商过来投资,就是冲着政策,谁那么好心回馈乡梓就算回馈,也是赚了大钱之后再来刷名望。

    不过没关系,大陆动荡结束,改革开放,万物更新,只要信念坚定,勤劳肯干,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好的

    许非瞬间觉得自己升华了,怀着满满的正能量离开了小渔村。

    中午时分,天气正热。

    小姑娘坐在铺子里,把着个小电扇不停的吹,时不时往外瞅一眼。她忽地一皱眉,坐起身子,低低道“又是这个衰仔”

    “妹妹,你家大人在么”那衰仔晃晃悠悠的进了屋。

    “你要做什么”

    “有个生意谈一谈,正经事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狐疑片刻,还是去里屋叫了人。出来的是个三十多岁的男子,非常非常瘦,有点像里的胖头陀。

    屋内没地方,里面是工作间,不能让外人进,俩人就到街边的屋檐下,往那儿一蹲。

    “您贵姓”

    “鄙姓钟。”

    “哦,钟老板。”

    许非跟他握了握手。

    都说现代的老板起源于南方,称呼那些个体做生意的,其实不是。在旧时,老板除了称呼戏班名角儿外,本身就有生意人的意思。

    胡也频里便道“因为在那布店中,老板固然不把他看作一个人”

    而钟老板一听这个叫法,顿时乐了,“小兄弟抬举了,我小本经营,算不上老板。你是买成衣还是订做”

    “我想订一千件t恤。”

    “噗”

    钟老板正点火抽烟,差点没咳死,他这小作坊每天能做七十件衬衣,一千件啊

    “大概是这种样式”

    许非把那两件t恤抖开,男款没啥特点,宽宽松松的。重要是女款,袖子稍短,袖口是斜的,然后下面有收腰,这样穿上去就会显得长手细腰,苗条很多太胖的除外,拯救不了。

    钟老板摸了摸,料子虽糙,但看着简洁大方,观感不错。

    “对布料有要求么”

    “不用太好,也不用太差,中等就可以,我是说价格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明白明白。”

    他连连点头,又道“我店里的短袖你也看着了,那个料子普通还要四块钱。若是用较好的布料,成本肯定高一些,但小兄弟开口就是一千件,我也不矫情,就赚点辛苦钱,一件还是四块。”

    “那印上些图案呢”

    “图案啊,这个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钟老板估摸了一下成本,道“我还得联系印染厂,费用不低,一件七块怎么样”

    “不,一千件t恤,印上图案”

    许非摇摇头,伸出四根手指,“每件还是四块”

    “兄弟,这玩笑开不得,我可就赔钱了”

    “别急,您也是买卖人,看看这个值不值”他摸出一张图样,捂住一半,只露出几个字。

    嗯

    钟老板没太明白,琢磨了一会,眼睛竟越来越亮,隐隐约约的觉出一丝味道。关键就是这个捅破窗户纸的创意,以前没人想得到

    对方的意思,就是自己拿来做,创意白送,也可以照猫画虎的赚一波快钱。但是这个风险

    他心痒的不行,正想说看看全图,那纸嗖地被塞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几张,您考虑考虑,我下午再来。”许非起身就走。

    钟老板在后面跟便秘一样,满脸纠结,瞧他要离开视线范围了,才猛地跺跺脚,“小兄弟,这活我接了”

    当即,双方签了个简易合同,许非付了部分定金。

    由于印染还要时间,遂宽松到十五天期限,今天是七月七号,回去还来得及。他手里有一千多块,跟单大爷借了三千,这笔生意谈成,一下就得花掉四千。

    不过自己有信心,很快就能几倍几倍的赚回来

    哇现在的水果,真是有钱人才能吃得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