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九章 没沟营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7 15:33:50 作者: 睡觉会变白

许非啥都没有,只有一百多块存款。

    他认真考虑了各种可行性,甚至还想去乡下弄点花生瓜子,回来粗加工,再跑到火车站卖掉。后来想想性价比不高,也就作罢。

    而此刻,他正坐在去没沟营的客车上,看着一片连一片的城外荒野。诶,没错,就是老顾找龙的那个地方……

    没有辞职,更没跟家里人讲。

    父母支持他参演红楼梦,因为那是件正经事,并不意味着他们会开明到让自己的儿子辞掉工作,去干一票投机倒把的买卖。

    所以他找了个微妙的请假借口,去寻找红楼梦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听就很扯的东西,居然被单位和家里双双接受——好吧,事实是反正就一打杂的,不缺。

    “轰轰!”

    “咣啷咣啷!”

    大客车带着各种频率的噪音缓慢前行,时不时停在某个穷乡僻壤,或上或下,三三两两,百公里的距离,居然走了小半天。

    中午时分,他总算捱到了没沟营车站。

    随便找了家饭店,一毛五的肉饼啃了六张,外加一碗鸡蛋汤,然后才腆着肚子奔向此行的目的地——纺织厂。

    东北作为重工业基地,轻纺不太发达,像鞍城就没有纺织厂,要在1985年才创办。目前就奉天有一家,襄平有一家,旅大那边也有,但最出名的还是没沟营纺织厂。

    解放前的没沟营是东北最大的棉布市场,产品畅销关内外及西伯利亚。在1932年,商人李子初组建了一家大型纺织厂,解放后被政府接收。

    这年头国企工人最吃香,工资水准之上,各种待遇更是飞上天。

    首先是铁饭碗,不用担心失业,全套劳保,生病费用企业全担。而且亲属得病也可以写自己名字,等于全家免费医疗。

    等结婚的时候,单位还给分房子,或者以极低的价格租给你。找不到媳妇也不要紧,光棍多的企业甚至会特招一批女工,鼓励内部通婚,所以双职工特别多。

    后来大下岗时,这批人也最惨。

    最牛逼的是,还有个接班制度,儿子可以顶替老子工作。基本上,只要你进了国企,生老病死乃至子孙后代都一生无忧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最火的岗位便是商粮供(商业局系统、粮店、供销社),当然纺织厂也不错,出去相亲都倍儿体面。

    许非很容易找到了地方,远远瞧见一大片厂房卧在那里,周围还有俱乐部、医院、学校等配套单位,俨然一方小王国。

    他就像白手起家,孤身闯荡的江湖客,全无头绪。不过也不急,工厂进不去,就到俱乐部里转了转。

    两层楼,一楼有台球案子和电影院,二楼是阅览室,墙上挂着无产阶级伟大领袖的头像,刷着血红的标语。

    下午工作时间,俱乐部没啥人,只有一个小眼睛的男人在独自打球。

    许非看了片刻,忽然凑上前,“哥们来一杆儿?”

    “来呗!”

    男人穿的流里流气,也不客套。于是俩人各操球杆,啪啪啪开始怼,很简单的黑八玩法。

    许非上辈子也热血青春过,技术格外精湛,没想到对方也不差,竟打了个难解难分。他胜在意识超前,进攻之外还懂得防守,最后凭借一记防御球,破了对方优势,自己连进三球,残血反杀。

    “牛逼啊!”

    男人眼睛亮了,“再来再来!”

    许非自然奉陪,连续打了三局,两胜一负。那家伙把球杆一扔,摆手道:“不玩了,服!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没说什么,走到俱乐部门口的台阶上,往那儿一蹲。

    男人瞅了瞅他,也没管,抹身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一个完美的烟圈从嘴里吐出来,在空中缓缓消失。

    正是工作时间,厂区内空空荡荡,隐有纱锭滚动的微声传来,似成千上万只蜂鸟在不远处齐鸣。

    这么大一家国企,他才不信都是一颗红心向太阳,毫无破绽。在轻纺最发达的南方,倒腾布料早不是新鲜事了,北方差点,但肯定有人干。

    按下少许焦躁,他一根接一根的抽烟,准备等到晚间瞧瞧。

    一晃俩小时过去,机械运转的声音渐渐停止,厂内响铃,紧跟着就像凭空涌现一般,成百上千的工人从各厂房走出,身穿制服,摘下口罩,乌央央涌向大门。

    下班了。

    他们的气色和精神面貌,要好于这个年代的大多数,说说笑笑的接孩子、买菜,甚至去附近的饭店整两盅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楼上也传来脚步声。

    那小眼睛男人领着一个年轻姑娘下楼,见许非还在门口徘徊,遂对伊耳语几句,主动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哥们还没走呢!”

    “嗯,楼上看书呢?”他随口搭话。

    “我能看什么书,上去玩玩。”

    男人走到旁边蹲下,问:“外地人吧?以前没见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锦城的。”

    “过来找人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办点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办点事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瞅着他,意味不明的笑了笑。许非跟对方眼神一碰,心中一动,忙摸出根大生产递过去,“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“我姓刘。”

    “刘哥!”

    他又给点上火,套近乎道:“一看就是有本事的,这年头台球打得好的可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哈,你这是夸自己呢!”

    男人抽了口烟,不自觉的流露出几分得意,“其实大本事也没有,就是人面儿挺熟。”

    “人面儿熟就是大本事!”

    许非半真半假的表现出一丝惊喜,道:“我初来乍到,正想打听打听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一来我就知道你干什么的,你这样的我见得多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打断他的话,顿了顿,先伸出一只拳头,然后五指张开,晃了晃手掌。

    “你是要这个,还是要这个?”

    什么鬼?

    许非看他比比划划的一脸懵逼,这是暗语啊,自己哪特么知道!

    “不懂?第一次干?”

    刘哥一瞧,脸上笑容更盛,“行,那我也不打哑谜了,你就说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弄点布头。”

    布……头???

    当第二个字落地,对方的笑容刷地一收,“艹,你整点布头跟我神神秘秘的干啥,白瞎我这感情!”

    他想了想,道:“不过老弟远道而来,我大小也不嫌弃。这样,晚上十点你在这等我,成么?”

    “肯定成啊,麻烦刘哥了。”

    许非把半包大生产都塞过去,男人揣进兜里,又搂着那个姑娘离开,手一路下滑,最后精准的捏在屁股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