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二十一章 开会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7 16:07:49 作者: 睡觉会变白

晚七点,会议室。

    设施非常简陋,前面摆着几张桌子就算讲台,下面一溜大板凳,没座儿的还得贴墙站着。

    二十几个演员,几乎都是小姑娘,许非和陈小旭坐在中间,不时四处观望,有脸熟的,有脸生的,一个个稚嫩的很。

    “哎,你看那个。”

    他捅了捅妹子,道:“那人多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陈小旭抻抻脖子,瞄到斜前方的一个姑娘,五官鲜明,天生的丹凤眼,脸蛋圆润大气,透着一股极自然的飞扬和性感,完全区别于这个时代的气质。

    打扮也很时髦,翘着腿坐在那边,无论谁看,一眼就能在人堆里找到。

    “她好漂亮啊!”

    陈小旭盯着人家不放,喃喃道:“漂亮又特别,鹤立鸡群呢。”

    “别这么说,鸡也是很美的。”

    许非为鸡抱不平,低声闲聊了几句,就见一行人走进来,为首的正是王扶霖和任大惠。

    一个是导演,一个是制片主任,为剧组的两大核心。他们在前方坐定,见人差不多了,王扶霖清清嗓子,尽量抬高音量,因为没有麦克风。

    “好了,静一静,我们开个小会。我就不自我介绍了,之前都见过,我就说说《红楼梦》的筹备情况。毕竟这项工作,既是我们的任务,也是你们的使命,你们应该有所了解。

    《红楼梦》这部剧,有名有姓的角色一百五十多个,我们挑选了六十多位演员,来出演主要角色。有些还没赶过来,有些还在跟单位或家里沟通,但大抵是差不多的。

    其实说是演员,有些夸大了。你们都是我一个个筛出来的,知根知底,绝大部分没有影视表演经验,甚至从事完全不相干的工作。但不要紧,我们开学习班的目的,就是弥补这一点。

    学习班初步预计是三个月,可能还会有第二期。那么在这三个月里,大家的主要任务就是学习。我提几点硬性要求,首先,一定要将原著熟读。其次,在熟读的基础上有自己的理解,最后再融入到角色当中。

    《红楼梦》是名著,如果我们连原著都没有熟读,那何谈艺术表现呢?

    我们会请一些专家学者,来给大家讲课。都是德高望重的老先生,千万要珍惜机会,别辜负了他们的苦心。

    我先说一点,现在没有定角色,包括我们也没定。最后的结果,到底谁能饰演谁,都要看你们自己的表现。

    至于拍摄时间,我们预定在下半年,大部分外景地已经选好了。为了支持我们工作,相关领导还在南菜园批了块地,准备建造一座大观园,现在已经动工了。

    甚至连冀省的一个县城,也主动联系我们,要出钱出力建造一条宁荣街……”

    王扶霖说这些的意思,是鼓舞大家士气,全国人民都在关注着,支持着。不过听到许非耳朵里,就变得很微妙了。

    尤其那个不可言明的县城,哎呀真是热血沸腾!!!

    而王扶霖讲完,任大惠又接过话题,道:“王导演负责艺术方面的事情,我负责剧组和生活方面。所以你们在艺术上有问题,找王导演,在生活上有问题,来找我。

    那我就说说学习班的日程安排,大家都听好了。”

    刷刷刷!

    话音刚落,底下人纷纷翻开小本子,许非也摸出一个笔记本准备记录。

    “从明天开始,早上六点半起床,起床之后不用洗漱,由老师带着去晨跑。晨跑之后到园子里练功,拉筋,学形体,然后洗漱吃早饭。

    上午的安排,是听专家讲课,不过现在人不齐,等人齐了再说。下午的安排,你们自行排练小品,就是你们想演哪个角色,就选个片段出来,自己找搭档,自己设计。不懂的也别担心,我们有几位辅导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一一介绍,“这位是李颉老师(贾赦),这位是李婷老师(贾母),还有夏明辉(邢夫人)和王贵娥(尤氏)老师。有不懂的一定要问,别自己憋着。”

    几个老师也站起来鞠躬示意,其中李婷最长,已经63岁了。

    随即,任大惠又介绍了几位重要人物,包括编剧周领,摄像李尧宗,化妆杨澍云,服装史岩芹,作曲王利平……

    没错,《红楼梦》办培训班,连化妆、服装、作曲都跟着学习,三十年后你敢想???

    “晚上的安排,是学习琴棋书画。因为大观园里的小姐丫头,很多都是出口成章,学问不俗。我们一点不懂也不对,起码能写好几个字,弹对几个音。

    再说说生活上的,我们每天管三顿饭,没有补贴,每周日放一天假,可以进市区逛逛,但晚上一定要回来,不许在外过夜。有特殊情况的,一定要请假。”

    为啥放一天假呢?因为现在还是单休,1995年才实行的双休。

    “等最后角色都定了,确认你能进组拍戏了,我们还会签份合同,包括床板费啊,伙食补助啊,拍戏酬劳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这话一出来,引起不小的骚动,很多姑娘面带惊喜。

    因为有些人来之前,还以为这是项国家任务,自己就是来义务劳动的,结果没想到还给酬劳!

    许非挠挠头,印象里好像贾宝玉是最多的,每集八十块,拍完拿了两千块钱。黛玉是六十块,小角色就是二三十。

    前面任大惠说完,王扶霖又道:

    “我补充一点,我们大概要经过三轮筛选,怎么样的形式呢?

    你们平时不是排小品么,每过一个月,我们都要给你们录像,录的就是小品。然后我们和顾问组商讨,再决定哪个合适。

    这三轮筛选,就像闯三关,大家要有心理准备。你们年龄都差不多,尽快熟悉起来,其实这里就像一所大学,大家都是同伴,平时也多多包容……”

    王扶霖性格比较温软,唠唠叨叨的叮嘱每一个事项,好半天才宣布散会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可能是认床的缘故,许非睡的非常不好,滚了大半夜才迷迷糊糊的睡过去,好像也没过多久,就被一阵刺耳的哨声惊醒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他浑身一激灵,只觉得难受,意识还跟不上身体的反应,“咋回事?灵气又复苏了?”

    缓了两分钟,才晓得是早晨吹哨,要集合了。他连忙穿衣,匆匆抹了把脸,等跑下楼时,大家已基本就位。

    精神状态都不咋样,估摸是紧张又兴奋。

    “你洗漱了么?”陈小旭悄声问。

    “就抹了把脸。”

    “没刷牙?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

    “去,别挨我。”

    她推了那货一把,随即又道:“我六点就起来了,你怎么这么懒?”

    “我认床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许非,陈小旭,别聊天了!”

    任大惠亲自带队,制止了这种不正当作风行为,“人都到齐了,大家排成两队,跟着我走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和几个形体老师慢跑带路,众人跟在后面,出招待所大院,再过道圆形门,就到了圆明园里头。

    圆明园这会儿非常荒凉,只有树和甬路,还有个干湖,谁都可以进。在今年9月份,政府才决定大力建设,整修福海,蓄水放船,挖湖补山等等。

    直到1988年6月29日,它才正式变成景点,重新售票开放。

    大伙先绕着湖跑圈,第一圈,没问题,第二圈,也还凑合,第三圈时,陈小旭不干了。

    “哎,我去躲躲,等练功了你再叫我。”

    她最烦的就是体育运动,瞄了眼任大惠,就要半途潜逃,结果刚一迈步,就被许非一把抓住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给我好好跑步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跑。”

    “不想跑也得跑,你身体这么差劲,就得多锻炼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陈小旭咬着嘴唇,死活挣脱不开,周围的小伙伴都在惊奇吃瓜。她不想拉拉扯扯的,只得妥协,“你放开,我跑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许非这才松了手,开玩笑,她那病多半是当宅女当出来的,做个元气林黛玉才是真理。

    跑了五六圈之后,任大惠停了下来,在湖岸上列成几队,形体老师开始教课。压腿拉筋,学操学步,都从戏曲身段里简化而成,如何走路,如何抬头,如何看人等等……

    姑娘们多是艺术剧团的,有基础,上手极快。许非就困难了,老胳膊老腿,硬得跟钢铁侠似的。

    练完功,吃了一顿难以下咽的早饭,上午没课,暂时自由活动。

    这第二天,又有不少人来报到。陈小旭多了个室友,名字特别棒,叫东方文樱。她跟胡则红同岁,在江城儿童剧院,跟李尧宗是情侣。

    当初王扶霖找李尧宗当摄像,人家不干,说进组拍三年,耽误我婚姻大事。王扶霖就给开绿灯,说你把对象也找进来,你俩拍完就可以结婚。

    李尧宗这才同意——不过后来离婚了。

    许非的房间也被分配出去,多了两位室友,面孔都挺熟。

    一个叫侯昌荣,一个叫孙十万。

    (角色建立了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