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二十七章 非常人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7 16:17:27 作者: 睡觉会变白

许非仔细考量了一下,还是否定了写文章的念头。

    在后世信息时代,关于红楼梦的各种论证猜想,包括各版本的续作,全网都是。他只是从中挑了一条最合理,最能让大家接受的探春线,以期这部剧更为纯熟经典。

    但真让自己做学问,写学术文章拜托,我就是个嘴炮啊,就算写也扯不到学术身上。

    当然他也不是没收获,经此一遭,起码在各位大佬那边成功刷脸,也从周领手里拿到了后七集剧本。

    87版播出之后,老百姓非常喜欢,学术界却一片批评之声,当时王扶霖都以为自己拍失败了。

    主要的批评点在哪儿呢

    就是后面很多情节都是跳着的,不连贯,宝玉做什么事,黛玉做什么事,没啥逻辑关系,好像突然就这样了。

    而许非拿到剧本后,发现周领还是很缜密的,比如宝玉送探春远嫁,之前铺垫了很多东西,电视剧都没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周领后来透露过,一是资金不足,二是暗指王扶霖没太懂自己的创作理念,觉得可有可无就删掉了。

    的拍摄资金有五百万,其实并不多。

    首先建大观园,剧组拿了75万,剩下的由宣武区承担。后来建宁荣街,剧组预算58万,结果那个不可言明的县城就要了38万,剩下的也由县里承担。

    哎呀,您瞧瞧这个眼光,一通彩虹屁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庞大的道具、制景和演职员开支。因为大部分人都是从各单位借调的,剧组付给他们工资,还得额外付一份给原单位,好让它们去雇佣顶替的劳动力。

    更别说这漫长的周期,跑了10个省市的外景和2700套服装了。

    等拍到一半时,实在没钱了。此时鲁省的一家叫康乐公司的总经理,找到任大惠,称自己与当时号称“蓬莱新八仙”的8位农民企业家愿一起出资。

    于是就赞助了240万,剧组花了180万,剩下的还回去了。而开播挣了广告钱,央视又还清了那180万。

    貌似很合理吧,但任大惠说过,当时签的是投资合同,人家公司要求按比例分红,结果央视没给。那几十年来挣的广告费有多少呢

    不可说,不可说。

    天气慢慢转暖,眨眼到了四月下旬。

    临近五月,也就说明很快要第一轮录像,大家不再嘻嘻哈哈,压力倍增。大半夜整栋楼都亮着灯,全在屋里排小品。

    那些竞争激烈的角色,如黛玉、宝钗、凤姐、贾琏等等,备选成员更是憋着内火,有的嘴上都起了火泡。

    “撂在水里不好,你看这里的水干净,只一流出去,有人家的地方什么没有仍旧把花遭塌了”

    “待我放下书,就帮你来收拾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书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在我跟前弄鬼,趁早儿给我瞧瞧”

    “哎”

    山石岗上,东方文樱打断了排演,拿着剧本道“这里说,黛玉追宝玉绕着山石跑,我们是不是得跑起来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跑”

    陈小旭思量道“是从这边跑到那边,还是从那边跑到这边,是跑快还是跑慢,是跑一圈还是跑两圈”

    “行了,再说我头疼”东方文樱扶额。

    过了这些日子,俩人也熟了。东方本来是做场记,王扶霖觉得形象不错,就让她演个角色。

    结果她野心勃勃,就想演贾宝玉,但不敢说,平时就憋着劲的表现,只要有人配戏,她就反串帮忙。

    陈小旭呢,又从来不跟男宝玉配戏,俩人一拍即合。

    而眼下,她们研究了一会,心里没底,东方遂道“要不找许老师问问,他懂的多。”

    “他忙着呢”

    陈小旭撇撇嘴,“我们继续。”

    “小旭小旭”

    正此时,一个年轻人喊着名字,从远处跑过来。身材中等,眉清目秀,隐带着一股脂粉气,就是脸上起了好些青春痘,破坏了感官。

    他叫马广儒,安庆黄梅剧团的,原本按宝玉招的,但来了一看脸上全是痘,王扶霖就不太满意。

    “你在排戏么,我跟你搭档好不好”他神态颇为亲近。

    “用不着,我有东方了。”陈小旭拒绝。

    “女宝玉哪有男宝玉来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又不是宝玉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我,没人能演贾宝玉”

    马广儒指了指自己,极为自信,“我自小登台,十五岁就演了宝玉,旁人也都说我是宝玉,这个角色肯定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旁人归旁人,做得了导演的主么你把王导说服了,再来跟我显呗。”

    她几句话把对方撵走了,东方文樱望着那背影,啐道“这人真讨厌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能说讨厌,只是太执着了。”

    陈小旭反倒很理解马广儒,他对贾宝玉的执念,就像自己对林黛玉的执念一样。

    “执着是优点,太执着就是缺点。听说他还在床头贴了首诗,什么一场幽梦同谁近,千古情人独我痴”

    东方文樱的性格比胡则红还冲,有啥说啥,“依我看,这是病,得治”

    却说马广儒被怼跑了,自己在圆明园随处溜达,看着排练的众人,颇为不屑。路过一棵树下,见一男一女正琢磨情节,一个在这头,一个在那头,似乎要擦身而过。

    “许非”

    马广儒看了会,冷不丁喊道“你演的是什么”

    嗯

    许非一愣,哥们儿咱俩很熟么当然他不会表现出来,道“我演贾芸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一副好皮囊,为什么演贾芸”这位还带着点戏腔。

    “有多大本事就担多大份量,我本事未到,就算勉强演个大角色,也是玷污了这个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嗯,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马广儒点点头,十分赞同,抹身又走了。

    这来去如风的,把俩人弄的直懵逼,张俪悄声道“听说他想演宝玉,但这么些天,就见他东游西逛,从没好好排练过。”

    “哎,这位也是个可怜人”

    许非摇摇头,“不说他了,我们继续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