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二十三章 煮面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7 16:09:28 作者: 睡觉会变白

嗯?

    姑娘茫然的望向这边,指了指自己,意思是你在叫我?

    “张俪!”

    许非又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下确定了,她莫名其妙的走过来,“你是?”

    “我叫许非,听别人喊过你名字,你现在有搭档么?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刚好缺一个人,你能不能帮个忙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好啊。”张俪点点头。

    她穿着件蓝色短衬,白裤子,小圆脸,一双杏眼,看着年岁很幼,也没介绍下自己,就带着矜持且客气的微笑,默默站了过来。

    还好胡则红是个逗趣的,巴巴问:“你叫张俪啊,你是哪里的?”

    “我在蓉城战旗文工团,跳芭蕾舞的。”

    “呀!”

    陈小旭一听就接过话头,道:“我以前也跳芭蕾舞,可惜没进团,你多大了?”

    “我十九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十九,你几月份生日。”

    “十一月。”

    “我十月!”

    俩人迅速聊在一起,姬发了共同爱好。张俪认识新朋友很开心,但还是不多话,而且她川普口音很重,讲话古古怪怪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本想试葬花,人家许老师把我们好一顿批,现在想排别的,哎,你准备的哪个角色?”

    “我想试试紫鹃。”

    咦?

    陈小旭和胡则红看向某人,我们缺个紫鹃,你随口就叫来个紫鹃,你特么蒙的吧?

    寒暄了一会儿,仨人开始排练。张俪完全不会,闷了几秒钟,自己忍不住道:“我,我怎么做呢?”

    “许老师?”陈小旭扭过头。

    许非白了她一眼,问:“这段情节熟么?”

    “算熟的,就是对白没记下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照着书念就行。你先往远站一点,要从她后面进来……你侧过身,背对人家……”

    许非把俩人错开一段距离,随即挥挥手,示意OK。

    就见张俪拿着书走过来,顿了顿,才极为生涩道:“菇凉吃药去罢,开水又冷了。”

    “噗哧!”

    陈小旭乐了,对方口音不行,LN不分,好端端的姑娘念成了菇凉。胡则红更是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张俪小脸一红,愈发没自信。

    想当初,她是陪朋友面试,结果被王贵娥相中,觉得呆呆傻傻的,就让她试了二木头——这大概是国内最早的试镜梗。

    等进了培训班,人家都想演小姐,唯她选了丫鬟,可见心态也与旁人不同。这会儿被嘲笑,那红晕一直抹到了耳朵根,脖子上也是胭脂一片。

    “严肃点,排戏呢!”

    许非一本正经,道:“不要因为没有老师指导,没有录像就嘻嘻哈哈的。我们只有三个月时间,那么多竞争对手,每分每秒都要抓紧,懂么?”

    嘁!

    陈小旭不看他,只道:“我们再来吧,这次我不笑了。”

    于是张俪又远撤数步,缓缓走近,道:“菇凉吃药去罢,开水又冷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要怎么样?只是催。我吃不吃,与你什么相干?”林妹妹做作的拧过身。

    “咳嗽的才好了些,又不吃药了?如今虽是五月里,天气热,到底也还该小心些。大清早起,在这潮地上站了半日,也该回去歇歇。”

    对到这里,许非忽然插口:“扶她,扶她……哎对,慢慢走,慢慢走……”

    他挥着手,示意俩人小小绕了个圈,“前面就是潇湘馆了,抬脚,迈门槛,停!”

    “这大概就是一场戏的镜头,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感觉……”

    陈小旭抿抿嘴,“像小孩子过家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,太生涩了。”张俪道。

    “生涩就对了,你们才刚开始,慢慢练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许老师,您这么大本事,就不能速成么?”胡则红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啊,你过来坐这儿……”

    他让胡则红坐在石头上,调教道:“身子歪一点,一手拄着额头,肚子!肚子别挺着!别嬉皮笑脸的,你们家林黛玉嬉皮笑脸的么?好,保持这个姿势别动,眼神哀怨一点,把心思沉下来,沉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沉不下来啊!”

    胡则红憋了半天,老想动。

    “所以得练啊,你连让自己安静下来都做不到,怎么演林黛玉?还是那句话,得抓住人物的感觉,平时多琢磨……”

    “许老师,您讲了这么多,不如给我们示范示范?”陈小旭忽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,你给我们演一个!”胡则红嚷着。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张俪也连忙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非挺起身,瞅了瞅太阳,“今儿天不错啊!”

    噫!

    三个妹子一起鄙视,“还以为你多能呢,原来是光说不练的主儿。”

    “是呢,人不可貌相。”张俪掩嘴打趣。

    “呸!我道是什么,原来也是个……”

    陈小旭就不客气了,白白的手指头一点,“银样?枪头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几天后,到了培训班第一个休息日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出去逛街了,王扶霖和任大惠在一楼闲聊,陈小旭、胡则红和张俪则在院子里瞎转悠,不时瞅瞅大门。

    过了半响,吴小东忽在门口露头,比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“来了来了!”胡则红顿时兴奋。

    “别嚷嚷,让人听见!”

    陈小旭特冷静,道:“你去缠住王导,你去缠住任主任,吴小东掩护,楼上准备好了么?”

    “那你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指挥呢。”

    “指挥个屁!”

    胡则红翻了个白眼,还是跟张俪跑进屋,“王导,主任,我们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而那边,刚从火车站回来的许非,拎着个神秘的纸壳箱子在大门口现身,吴小东左右瞅瞅,“正好没人,快去后面。”

    俩人一溜小跑绕到楼后,三楼窗户早已开着,侯昌荣扔下由两条床单捆在一起的绳索。许非把箱子系好,又轻手轻脚的吊了上去。

    到此刻,俩人才松了口气,溜溜达达的从正门上楼。

    待进了屋,见那箱子仿佛冒着金光,毕恭毕敬摆在桌上,里面正是老爸捎来的电饭锅。五十七块,粤省产的三角牌,属于较稀罕的物件。

    许非有点滑稽,也有点古怪的怀念感,好像又回到了大学校园,跟兄弟们一起疯疯癫癫。没办法,招待所不让私用电器,剧组也不让多吃东西,就得偷偷摸摸的。

    他刚把电饭锅拿出来,胡则红就咋咋呼呼的跑进门,跟着是陈小旭,然后是张俪,张俪还拉着一个又黑又矮的姑娘,叫邓洁。

    话说培训班开了一个礼拜,演员陆陆续续都到齐了,共六十多个,加上剧组人员一共有百来人。

    以许非和陈小旭为中心,交际圈子无限向四周扩散。

    陈小旭跟张俪关系好,张俪跟邓洁是室友,吴小东看上了沈霖(平儿),沈霖又跟袁枚(袭人)、周月(尤三姐)、金丽丽(迎春)是室友……

    邓洁年纪比较大,57年生人,已经27岁了。她皮肤黑,个头矮,才一米五几,性格不像屏幕上那般泼辣,非常沉稳。

    “面条呢?你买面条了么?”

    “买了两斤。”

    “那快点啊!”

    “小声点,我煮了啊。”

    好嘛,就在这小屋子里,一帮人围着个电饭锅,感觉特神圣。许非站在中间,俨然化身中华小当家,会发光的那种哦!

    只见他用壶倒了水,烧开就往里加面,咕嘟几分钟盖上锅盖,又闷了一会。煮面一定要闷一会,不然不好吃。

    那帮家伙一人捧着一饭缸,跟等待投喂的狗狗一样。

    好容易熟了,每人一小份,比阳春面还素。即便如此,一个个也埋头开吃,连张俪都顾不得矜持。拜托,啃了一礼拜的白菜,谁受得了?

    许非尝了一口,暗自摇头,没油就是不香,而且也缺少配菜,“等下次休息,去市场买点菜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得等七天呢!”胡则红头也不抬。

    “哎,我知道哪儿有菜。”

    刚赶过来的金丽丽插了一嘴,“我早上去后厨称体重,发现里面一筐筐的全是菜,可能新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后厨……”

    许非眨了眨眼,看向陈小旭,她也眨巴眨巴,旁人都没注意,唯张俪偏头笑了下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呢,怎么门还锁死了?”

    “咚咚咚……有人没有?”

    大伙正吃着,外面忽传来任大惠的声音。一下子就慌了,许非见犯罪现场狼藉,来不及收拾,只得过去开门。

    任大惠抱着一摞册子,抻脖一瞧,“嚯,电饭锅!我说刚才神神秘秘的,原来是调虎离山。”

    “主任,您进来坐!”胡则红连忙让座,还狗腿的拍了拍。

    “主任,您吃面!”陈小旭又奉上一碗面条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平时就鬼头鬼脑的,这会又开上小灶了……”

    任大惠想教训两句,却也不忍心,伙食烂谁都清楚,便道:“你们吃归吃,控制点体重,真要胖了我可没收!”

    众人赶紧对着电饭锅发誓,连连保证。

    “现在人到齐了,明天就有专家给我们讲课,我来给你们送剧本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把手里的册子发下去,许非翻了翻,“这么短?”

    “这是二稿,还不全呢……行了我走了,招待所不让用电器,你们小心着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