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二十二章 排戏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7 16:08:51 作者: 睡觉会变白

侯昌荣是扬剧团的,专攻小生,扮相丰神俊朗,大概是红楼第一帅。

    当初王扶霖看到照片,一度将其视为贾宝玉的候选,结果见到真人,一米八的个子,太高了。

    若是拍正常戏,男主高点没什么,但这是《红楼梦》。宝玉年龄很小,且是在脂粉堆里打滚的贵公子,如果个头太高,就会给人一种不协调感。

    王扶霖又不是某二逼导演,搞个尖嘴猴腮,一脑袋脏辫,瘦骨嶙峋的大高个子当宝玉。然后再配个深v露胸,一膀子蕾丝边,营养过剩的胖带鱼……

    这是要向全国人民谢罪的啊!

    至于孙十万,哦不,吴小东呢,他是演话剧出身,二十多岁,也是那种很传统的帅气。他最开始奔着贾琏来的,不过没演成,而在剧中除了饰演角色,还兼任了场记和执行导演的工作。

    两位室友相对年长,性格较成熟,许非自不必说,所以还算合得来。

    您看看,这一屋都是美男子呢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白菜,又是白菜。”

    “昨儿吃的白菜,早上吃的白菜,听说晚上还是白菜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吃白菜。”

    中午的食堂里,陈小旭戳了戳饭盒,叹了口气,还是认命的塞进嘴里。

    胡则红也勉强下咽,嘟囔道:“导演还让我们少吃,保持体重呢,就这饭菜谁能多吃啊?”

    许是相性指数很高的缘故,俩人已经成了好朋友,一个说话损,一个说话冲,就这顿饭的功夫,已经吵了不知多少嘴。东方文樱却还陌生,基本跟李尧宗在一块玩。

    许非把白菜汤拌进米饭,这样味道还能好点,笑道:“没事儿,我让我爸买了个电饭锅,他朋友给我捎过来,过几天就能到。”

    “电饭锅?”

    陈小旭眼睛都在发光,“可你会做饭么?”

    “窝个鸡蛋,煮个面条还是没问题的,哎我下面手艺可好了,有机会你们尝尝。”

    “那肯定要尝尝呀!”胡则红充满希望。

    “我煮面,你们负责刷锅就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许非正说着,忽觉周围的谈话声小了很多,一抬眼,正瞧见那个身形高挑的姑娘走进来,有着一双华丽的丹凤目。

    食堂里的所有人,包括厨师和大妈都在盯着,没办法,长相太特别了。

    她看了看饭菜,明显不满意,但也盛了一饭盒独自吃着。这姑娘就像小时候班里最漂亮的女同学,谁也不太敢说话,当然本人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她叫乐韵。

    “哎,我听说她演王熙凤……”

    胡则红压低音量,神经兮兮道:“不是备选,就是王熙凤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吧,导演不说要录像筛选么?”陈小旭怀疑。

    “筛是筛,但她要演凤姐,谁能比得过?”胡则红带着羡慕。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

    许非瞧了眼坐在另一边的,某位皮肤黝黑,个子矮小,完全不突出的姑娘。在这个阶段,乐韵就像一座大山,压在每个渴望演凤姐的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下午排小品,你们有角色了么?”怪味豆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暂选贾芸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想演贾宝玉?”对方惊奇。

    “想演也演不上,我个子太高了。你呢,想试试林黛玉?”

    “是呀,谁不想试黛玉呢?”

    “呵,那你们可成对手了!”

    哦?

    陈小旭和胡则红对视一眼,互相看不上,“你排哪个段落?”

    “葬花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葬花。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许非抽了抽嘴角,没说什么,葬就葬吧。

    仨人匆匆吃了饭,又跑到圆明园里,大伙也都在。刚来一天,除了同屋的能说几句,都不好意思交际,三三两两的散在各处,自己就开始瞎弄。

    李颉、李婷等老师跟前早挤满了人,他们便找了个相对清静的山石岗上。

    这会还没给剧本,每人发了一套《红楼梦》。许非抱着书,坐在大石头上,问:“你们想演哪段葬花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葬花吟的葬花了。”陈小旭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想怎么演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俩妹子傻愣愣的戳着,完全没头绪呀。因为一提起林黛玉,首先想到的必是葬花,但真说怎么演,没有任何影视表演经验的俩人,根本就是个槑。

    我就知道!

    许非摇摇头,开口拯救:“想排一个段落,一定要联系上下文,把意思吃透,揣摩人物心理。

    黛玉葬花之前,发生了很多事。先是宝玉口无遮拦,拿《西厢记》里的荤话来玩,那叫‘成了给爷们解闷儿的了’。而没等二人和好,宝玉就被薛蟠借贾政之名叫去了。

    黛玉担心,便去找,正赶上晴雯闹脾气,不给开门。黛玉刚要走,忽听里面传来宝钗的声音。你们看原文如何写的,‘越发动了气,想起早起的事来,必是宝玉恼我。但你今儿不叫我进来,难道明儿就不见面了?’

    她是很多情绪杂糅在里面,有跟宝玉的生气,有对宝玉的误解,还有对自己身世可怜,无父母撑腰的委屈……这些情感汇聚到一起,最后一刻才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而曹雪芹写过黛玉之后,先用了大段文字描写宝玉跟薛蟠,然后宝钗扑蝶,芒种过节的时候,姐妹们都在一起,唯独不见黛玉。

    宝玉便去找,‘听那边有呜咽之声’,‘一朝春尽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,’‘不觉恸倒山坡上,怀里兜的落花撒了一地’。到此刻,才引出了那首《葬花吟》。

    所以你们演绎,不能浮于表面,要把这个铺垫和意境演出来。

    那种峰回路转,情感爆发,抬头见花冢残红,纵黛玉这般绝世之人,将来亦到无可寻觅之时,宁不心碎肠断之感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气氛格外安静。

    陈小旭一双妙目看着此人,看那书本摊在腿上,却只字不瞧,就坐在山石上,娓娓道来,谈吐阔气。先是惊诧,而后疑惑,这会只剩下眼波流转,异彩连连。

    胡则红更是直接,叫道:“你,你怎么知道这么多?你以前学过表演么?感觉比我们剧团老师还厉害!”

    “没学过,就是看了一些杂书,自己理解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看过,我怎么理解不出来?”

    “智商差距。”

    许非指了指脑袋,又恢复痞里痞气的样子,笑问:“怎么样,还演葬花么?”

    “演不了,演不了。”怪味豆忙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陈小旭唾面自干。

    这才对嘛!葬花貌似简单,就一个人在那儿刨坑埋土,哭哭唧唧,殊不知是最难的。用后世的话讲,这叫内心戏,还是最重头的内心戏。

    上来就挑战这个,玩闹呢!

    许非没学过表演,但对这方面极其爱好,看过很多专业书籍,包括电视综艺什么都看。他所在的传媒公司也投拍过作品,自己时常去探班,亲眼见过剧组运作。

    他见过那些老演员一丝不苟的背台词,中气十足,慷慨激昂,现场收音……也见过辣鸡流量嘚嘚瑟瑟,替身抠图,对着镜头念1234……

    《红楼梦》的情节早就滚瓜烂熟,让他真正去演,可能演不了,但论纸上谈兵的功夫,可谁也不怵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个阶段,找到人物的感觉最重要。把自己代入林黛玉,她平时怎么走路,怎么说话,怎么举手投足,这些感觉一定抓住,然后再考虑艺术加工的问题。

    所以尽量别找单人的,比较内心化的段落,找些日常化的,说说笑笑聊天解闷,慢慢往上提高。”

    “日常化的……”

    陈小旭也熟读原著,比胡则红了解一些,想了想道:“那我排这一段,第三十五回的。”

    “三十五回?”

    胡则红赶紧翻书,却是写宝玉挨打,黛玉探望回来,跟紫鹃有几句对话。出场角色有三:黛玉,紫鹃,以及那只鹦哥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们仨正好,许非你就演鹦哥,我们轮流试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。”

    陈小旭顿了顿,还是坚持道:“我不要给你配紫鹃,我只试黛玉的戏。”

    嘿!

    胡则红最烦她的就是这点,当即又吵了起来。许非头疼,忙道:“行了行了,我再给你们找一个。”

    他站在山石上望了望,见众人真的假的,会的不会的,都已排了起来。唯有几人例外,一个是乐韵,一个是黑小妹子,还有一个正抱着书本,有点呆,有点迷茫的不晓得干啥。

    “喂!”

    许非招招手,冲着她喊:“张俪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