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二十五章 说探春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7 16:14:18 作者: 睡觉会变白

“古代男女授受不亲,小姐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基本不见外男,所以总体上一定是含羞带怯……”

    夜晚,小屋子里,李颉正给许非、吴小东、陈小旭和张俪说戏。

    “古代小姐看人,一定是遮遮掩掩的。你们的问题就是眼神太大胆了,比方你演林黛玉,你看人就不行,一定得偏着点,或者低着头……”

    李颉59岁,特别瘦,一张奸脸,但人非常好。由于狼多肉少,学员们早不局限于那几位表演老师,现在连摄像李尧宗,编剧周领都被缠住,请教如何理解角色。

    李颉这里更是常年排队,那也毫无怨言,手把手的教。这时候可真是手把手,不像后来就特么为了摸摸小手。

    “你先学会这个,看人不要直上直下,身体稍微侧过来,然后眼睛慢慢的,从下到上滑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陈小旭酝酿了片刻,八十斤的小身板轻轻拧过来,然后垂眸,微抬,再一点点往上绽,未等完全绽开,忽地又似羞了,缓缓垂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哎,好!”

    李颉十分意外,拍手道:“你这个眼神抓的太好了!”

    “可别的我还是不会演。”她愁道。

    “别着急,表演这东西说难也难,说容易也容易,主要得找到角色的感觉。你演林黛玉,你就得努力把自己变成这个人物,一旦变成人物,自然就会演了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呢,比方你现在背着一个人走路,你演一下。”

    陈小旭根本放不开,笨手笨脚的走了几步,李颉道:“这就是不会演,那怎么办?来,你趴到她背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张俪一愣,小心翼翼的伏在妹妹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背着她走两步……你瞧瞧,这就会了吧?我说的就这意思,不会演没关系,一定要吃透角色,往角色身上靠,自然水到渠成。”

    李颉是京城电影学校毕业,也就是北电的前身,经验极其丰富,说的已是体验派和方法派的内容了,只是国内还没有研究。

    经过一通教诲,俩姑娘茅塞顿开,透彻了不少,又齐齐看向许非,意思是:你果然是个银样镴枪头!

    李颉之前已经教了十几个,这会腰酸背痛,坐在椅子上面露疲态。陈小旭连忙过去,道:“还有一个呢,我给您捶捶,您歇会再教。”

    她哪会捶什么背,但态度让人很愉悦,老头挺起精神:“许非,你试哪段?”

    “贾芸和小红初会。”

    “找搭档了么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一指张俪,冇办法,陈小旭不搭黛玉之外的戏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排一遍,我先看看。”

    只见许非往里走了几步,似在屋内,张俪则往远拉,似在屋外,然后操着可爱的川普叫了声:“哥哥呀!”

    他探头往外瞧,二人目光对上。

    张俪本该抽身就躲,结果隔了几秒钟才想起来,而这一耽误,整体节奏就乱了。

    导致吴小东演的小厮也卡了一下,不知上不上来,只得硬着头皮道:“好姑娘,你带个信儿,就说廊上二爷来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,许非起身往外走,仨人碰到一起。

    他冲张俪拱拱手,笑道:“什么廊上廊下的,叫我芸儿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到此,一小段结束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李颉直皱眉,问:“你以前学过表演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还算有些悟性,就是经验不足,表现的不太准确,那个拱手不加为好。你们这个小品完全是割裂的,人物之间毫无关系,各说各的,尤其你这丫头。”

    李颉照着书念道:“她方知是本家的爷们,便不似从前那等回避,下死眼把贾芸钉了两眼。

    你看原文写的,下死眼!你刚才没这感觉,看都不敢看,还下什么死眼?再来一遍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张俪低着头,她对许非倒没什么,就觉得盯着一个男人看,自己性格接受不了。但老师开了口,她也只能躲躲闪闪,又不得不死盯了两眼。

    “这回就好多……嚯,你轻点!”

    李颉一侧歪,“你这不是捶背,是锤鼓呢!”

    “老师,他们演的好,还是我演的好?”陈小旭探出头。

    “都不怎么样!你们以后多过来,别不好意思,我看旁人都挺勤的。千万不要怕麻烦,说我累了,怕影响我休息又怎么样,只要你们来,我肯定教。”

    李颉不厌其烦的叮嘱了几句,才让他们散了。

    等出了来,张俪低声道:“不好意思,帮你演砸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正好一起提高。”

    “那,我回屋了。”

    张俪顿了顿,拉着陈小旭走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吴小东看了会儿,忽道:“哎,你觉着她俩谁漂亮?”

    “都不咋滴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谁好看?”

    “当然张明明了!”

    “张明明……”

    吴小东点头,随即又摇头,“不过我还是觉得沈霖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你就追啊,老在这叨咕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认识多长时间,我就追人家?再说剧组有规定,不许谈恋爱。”

    切!等你俩干柴烈火的时候,可别自己打脸!

    许非在心里吐槽,摆摆手,“你自己回去吧,我找周领老师聊聊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“请进!”

    周领正在自己的屋子里琢磨剧本,忽听敲门声响,门一开,见是个生脸,应该以前没来过。

    “老师好,我叫许非,有些问题想请教您。”

    “哦,来坐。”

    周龄被打断思路,却也无可奈何,面对一帮求知若渴的孩子,说不出拒绝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试的哪个角色?”

    “不是角色,我在情节上有点疑惑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他有点惊讶,这是头一个问情节的,顿时来了些兴趣,“你说说,哪里不明白?”

    “就是探春啊,前面判词写‘清明涕送江边望,千里东风一梦遥’。我也看了一些书,说结局应是远嫁了。但我拿到手的剧本还没有后面的,实在忍不住好奇,探春到底是不是远嫁了?”

    周领乐了,道:“不错,探春确实是远嫁海外。”

    “那嫁给了谁呢?粤海将军邬家?”许非又问了句。

    咝!

    对方端茶杯的手一抖,那点惊讶变成了惊奇,“你知道粤海将军?”

    “嗯,书里面写的,贾母八旬大寿,达官显贵送来礼品。当时就提了俩家,甄家和邬家,能跟甄家相提并论,我想邬家肯定很重要。而且前面讲到,有管媒婆来求亲,又有粤省的官来拜,我就想是不是嫁给邬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周领茶都忘了喝,猛的反应过来,他叫什么来着,许非?

    就是王扶霖提过一嘴的小伙子,面试印象极为深刻,说他不止熟读原著,还有相当出色的理解。

    那此刻看来,何止是出色啊?!!

    “前文就提了一句两句,你怎么联想到的?”

    “因为以前看书,形容红楼梦都用了一句话,叫草蛇灰线,伏延千里。前面随处一提,后面就可能引出一个大情节。”

    “难得!难得!这种思路太难得了!”

    周领连道了三声,兴奋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他毕业于杭大,今年才三十岁,在红学界是新丁。年轻人的思维跟老学究不同,更为活跃和创新,所以才负责后七集的剧本。

    “草蛇灰线,伏延千里”,是脂砚斋的一句批注。

    说白了,曹雪芹就是个剧透狂魔,脂砚斋就是个发弹幕的,“注意这个门子,以后他要搞事情!”

    诶,就这种。

    所以有了这种思路,才能谈得上解析《红楼梦》。

    周领的谈兴瞬间上来了,道:“其实探春这个人物,结局已经达成共识,就是远嫁。但究竟嫁给了谁,学术界分成两派。

    一派是南安太妃,宝玉过生日,姊妹们抽花签子,探春是必得贵婿,众人打趣说‘我们家已有了王妃,难道你也是王妃不成。’

    再后面贾母过生日,南安太妃来访,贾府的女儿就安排了探春相见,这也是一处伏笔。

    另一派是沿海官员的儿子,就像你刚才说的,管媒婆来提亲,不可能提一嘴后面就没了,所以也可能是邬家。

    《红楼梦》后续情节的缺失,造成的一个最大难点,就是收束不明。

    两条线都有道理,但谁也说服不了谁。我们综合了多位专家的意见,才决定了南安太妃这条线。朝廷战败,不得不和亲,南安太妃便认了探春为义女,嫁与番邦为妻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许非看着对方,“把两条线合起来呢?”

    “合起来?”

    “探春本来有个好姻缘,但是没成,然后才被南安太妃认了义女,只得远嫁和亲……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周领一下站起来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