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二十八章 一瞬动心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7 16:18:23 作者: 睡觉会变白

四月的圆明园尽显苍凉,石不见青,湖不见绿,西天的余晖照下来,似乎还残留着数十年前那个王朝的颓败暮色。

    这是棵有年头的大槐树,叶密且高大,遮下一方天然石凳,许非和张俪就在树下排着小品。

    这段剧情(剧本),是贾芸和小红初见之时,小红故意丢了帕子,被贾芸捡到。后有一日,二人在蜂腰桥相遇,贾芸就把帕子给了坠儿,让她还给小红。

    许非退到这边,张俪退到那边,以石为桥。

    之前排了很多遍,早有默契,他一迈步,她也跟着往前走,然后一搭眼,都瞧见了对方。

    许非理论知识相当丰富,实际操作就是个弟弟,毕竟没演过戏。他尽力的在找感觉,先是微微一怔,而后变得欢喜,步子不快不慢的向前走。

    张俪也是一顿,露出几分惊喜之情,二人走到石边,互相看了一眼,擦身错过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刚才不太对。”

    他叫了停,琢磨着人物之间的联系,“是小红让坠儿把贾芸引过来,所以不该是惊喜,应是期待中又带着紧张和兴奋。”

    “期待,紧张,兴奋……我再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张俪十分为难,但既然答应帮忙,也没想过放弃。

    于是又来第不知道多少次,二人各自退后。许非也在转换这个惊讶和欢喜,怎样才能更自然。

    用后世的话讲,这叫层次感。

    层次感,分层次,但绝不能割裂,我先来个惊讶,惊讶完了再接着欢喜——这是杨天宝的演法。一定得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互相包含,又互相清晰。

    张俪继续往前走,这次还不如上次,表情十分古怪,自己就觉着不行,“太复杂了,我抓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简化点。”

    许非想了想,确实难为人家,便重新梳理了一下,“其实贾芸和小红的感情,在封建社会是非常大胆的。俩人所处的环境都不好,都想主动改变,无论事业还是爱情。

    用现在的话讲,俩人先看对眼,然后自由恋爱。所以表演的时候,你约莫是七分大胆,三分羞怯,毕竟是女子。我就再增两分,九分大胆,一分矜持,这便是分寸。来,我们再试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记住,七分大胆,三分矜持。”

    俩人又试了一遍,这回就简单多了。张俪的眼睛本就大且有神,不用过多表现,直接看着对方再略微收一收,便能体现得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不错不错!”

    俩人接连排了几次,虽还有些不足,但已经进步惊人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张俪总算松了口气,坐在石上休息,又发现自己占了整块石头,犹豫片刻,还是往边上挪了挪。

    “再练练就可以了,你紫鹃排的怎么样?”许非倒没注意这个,一屁股坐下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在努力去理解紫鹃,几乎每句对白我都背下来了,但好像没什么效果。”

    张俪有些沮丧,道:“或许我不够聪明,总是抓不住她的感觉。还有小红,我回去也看了好久,她是个活泼热烈,非常有上进心,想出人头地的姑娘。其实你,你不应该找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也觉得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姑娘愣神间,又听对方话音一转,无奈道:“可我找不到别人了,总不能让胡则红来吧?她那不是小红,那是钱串子。我也不能让邓洁来吧,她跳起来能够到我膝盖么?你就当帮我个忙,先把第一轮闯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噗哧!”

    张俪难得大笑起来,露出了不太整齐的牙齿,遂用手悄悄掩住,“你这张嘴跟小旭一模一样,难怪从一个地方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地域偏见啊!一个地方怎么了,邓洁也是蓉城的,人家说话怎么不菇凉菇凉?”

    “你,你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张俪不好意思了,又不会怼人,只得不吭声表达抗议。

    四月的白昼不长,天光已有些暗了。园子里却还处处热闹,有的仍在排小品,有的已经练起了琴棋书画。琴就摆在干涸的湖岸上,远远望去,只几个背光的影子。

    她穿的多,忙了一阵有些热,不停用手扇着风。脸映着余晖,有点油油的光,又有些暖暖的蜜色,与那眼角泛起的波纹一样柔和。

    许非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的,如此仔细的打量她,不自觉的又跟另一人比较。那丫头的气质更胜,但纯论五官相貌,这个姑娘又高出几分。

    真真的脸若银盆,眼如水杏,安分随时,自云守拙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张俪听那边不应了,便稍稍转过头,这一转,正对上一双大胆至极的眼睛。

    直接,热烈,毫无顾忌,又透着一丝形容不出的色彩,仿佛是穿越了这个时代的欣赏与赞美。

    她一看,就像碰了刺,连忙转回去。

    但那眼中的热烈,却似有了形,化作一缕缕丝线闯进心尖儿,一抹胭脂般的红晕从耳朵根蔓延到了脖颈。

    她忽地生出一股感觉,这大概就是贾芸看小红的样子。

    又或是,他在,看我?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非看她的反应,也有些异样,仿佛一下子抓住了状态。那时情窦初开,碰到了一个中意的人,少年一瞬动心,便是永远动心。

    “哟,怎么还有相面的,还背着身相,明儿咱也学学。”

    一个声音轻悠悠飘了过来,陈小旭拉着东方文樱,从大树前慢慢儿的路过,又慢慢儿的走过去。

    张俪受不住了,自己找了个台阶,跑过去道:“你们排完了?”

    “是呢,不如你们勤快,我们可坐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张嘴呀……”

    张俪伸手就拧,俩人绕着东方闹了一番,又一块去吃饭。

    什么鬼?

    就像《孤独的美食家》里,许非咚咚咚三声,被咚出老远,瞬间就孤家寡人,不知自处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晃到了五月,第一轮录像结束。

    录像分三天,陈小旭在第一天,张俪在第二天,许非在第三天。大部分角色的造型都没定,化的是简妆。

    陈小旭完全没有那个林黛玉的样子,桃红色的衣裳,脑袋上带着朵花,大红脸蛋,十足的柴火妞儿。

    张俪也没好到哪儿去,许非反倒占了便宜,因为贾芸的男装特简单,戴个头套,穿身古装就OK。

    总体来说,第一轮还是找感觉,剧组看看众人的状态如何,初步筛选。

    比如试黛玉的,就有陈小旭、张静林(晴雯)、胡则红(惜春)、周月(尤三姐)、张蕾(秦可卿)等等。

    真不合适的,一轮就能筛下来,这样就能让淘汰的准备其他角色,留下的继续重点攻黛玉。

    而三天过后,正赶上五四青年节。

    王扶霖一合计,索性搞了个联欢晚会,一是庆祝节日,二是让大家放松放松。

    这年代的联欢会无趣的很,别说彩灯彩带,连个气球都没有。就在那间会议室里,桌子贴墙围一圈,摆点花生瓜子,大家坐在后面。

    好家伙,跟小学生元旦晚会一样。

    唯一的道具是录音机,弄了几盘磁带,唱歌跳舞什么的。许非啥也没报,就负责黑板画,画了几朵牡丹花,上面写着艺术字:红楼梦演员培训班五四联欢晚会。

    哎呀,党性都增强了!

    不过有好热闹的,比如演秋桐的沈璐,她就跳了首迪斯科,震慑全场。在一个大集体里,肯定有几个爱交际,肯张罗事的。

    沈璐便是其中之一,人缘特别棒,掌声雷动。

    跟着下一个节目,风格截然不同,由张明明跳了一段舞蹈。

    她后来演了尤二姐,身形窈窕,扎着马尾,眼窝略深,眉骨突出,鼻子带点鹰钩。单个器官很一般,可组合在一块,却透着极迷人的味道。

    许非一下就来精神了,他一直觉得,这姑娘才是红楼第一美。

    别的男同学也都目不转睛,个个赞叹,场面立时达到了高潮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陈小旭缩在角落嗑着瓜子,根本不关注,她最烦的就是这种热闹场面。当联欢会进行到一半时,她连瓜子都不嗑了,揉着太阳穴不吭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不舒服?”张俪凑过来。

    “有点闷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陪你出去走走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俩人起身,悄悄出了屋子,门一关,那喧嚣顿时隔了老远。

    走廊里凉爽许多,陈小旭舒服了一点,刚走几步,前面忽地冒出一人,却是上厕所回来的马广儒。

    “小旭!”

    他跑到近前,又自来熟道:“出去啊,怎么不跟大家一起玩?”

    “太热了,我们去散散步。”

    张俪见她不爱搭理,便回了句。

    “大半夜的还散步,我陪你们一起吧。”他说着就要跟上。

    “用不着!”

    陈小旭猛地开口,声音特别大。马广儒被吓住,只得悻悻离开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张俪瞧在眼里,欲言又止,待出了楼门,终忍不住道:“哎,他好像喜欢你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