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二十四章 讲课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7 16:12:22 作者: 睡觉会变白

招待所的院子里另有几间平房,作为后厨和仓库。仓库内有台秤,姑娘们早上练完功,经常来这里称体重。

    正值夜深人静,大部分人都睡下了,楼上黑漆漆一片,只数间房屋还亮着灯。

    两个人影鬼鬼祟祟的溜出楼门,贴着墙根跑进后厨,一个理所当然的把在门口,一个自动自觉的前线作战。

    没办法,陈小旭就这德性,主意多,但从来都躲在人后。

    而许非进了仓库,见满屋子都是竹筐,摞起来老高,根本看不着里面。他伸进去就瞎划拉,碰着个东西立马缩回来,却是一根挺翘的紫茄子。

    “茄子……”

    他本想摸西红柿来着,不过茄子也能用,跟着第二次伸手进去,抓了抓,这次是根黄瓜。

    “怎么都是长条的?”

    他第三次伸进去,诶,圆溜溜冰凉凉,感觉对了,果然摸出来俩西红柿。

    许非用衣服一包,低声道:“快走!”

    “你摸着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一根茄子,一根黄瓜,俩洋柿子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有菜还不给我们吃?顿顿啃白菜!”

    陈小旭顿时气恼,道:“我听说剧组压了不少钱呢,这叫偷工减料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反映反映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去。”

    嘁!

    许非懒得理,轻手轻脚的返回楼上,各自分开。侯昌荣和吴小东都没睡,捧着剧本在读,见他回来忙问:“有收获么?”

    “必须有!”

    他把衣服一兜,“嘴都严点,明天给你们加餐。”

    许非收拾了一下,见二人仍无睡意,索性也翻开剧本,在灯下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年代技术落后,哪有什么复印机,都是油滚。就是装油墨的大盒子,再拿一根类似沾毛沾灰的滚筒,把纸放在里面,一滚就是一张。

    印出来的字体粗大浓黑,易有污迹,还带着一股明显的油墨味儿——现在应该失传了。

    他就翻开这样一个剧本,逐字逐句的默读,又回想87版《红楼梦》的情节,确有许多不同。

    话说在《红楼梦》筹备期间,各方人士针对剧本如何改编,专门在回龙观开了十五天的会议。

    以周汝昌为首的一派,支持将后40回创造性改编;以冯其庸为首的一派,表示要完整呈现120回的全书。

    当时的情形,可谓舌战群儒。

    因为后40回是高鹗续书,是违背曹雪芹愿意的,不能算在原著里。吵到最后,各方才同意了剧组的意见,八个字:尊重原著,重视续作。

    于是就有了剧本,周雷和刘耕路负责前20集,对应前80回。周领负责后7集,对应续作改编。

    所以一共是27集的剧本。许非手里这份,还没有后7集,但光看前面,就知道电视剧删掉了多少。

    比如开头,贾雨村和娇杏勾勾搭搭,英莲被人贩子拐走,甄家和葫芦庙被烧,甄士隐落魄等等,一概没有。

    不是没拍,而是拍完了,上面组织了一场老干部观影会。老干部看完几集很不爽,说你演了半天,林黛玉和贾宝玉怎么还没出来啊?

    然后就成了现有的版本,将上述内容缩减为半集,后半集林黛玉直接就进贾府了。

    还有非常可惜的太虚幻境,据周领说,当时是真理部发话,大意是:不许拍做梦这一段,贾宝玉追求自由婚姻,是反封建斗士云云。

    这特么是人话嘛?!!!

    当然谁也没整明白,你不许封建迷信,那《西游记》和《济公》是怎么回事?反正咱也不懂,咱也不敢问……

    夜越来越深,侯昌荣和吴小东看了半天剧本,主要是揣摩自己想演的角色,熟读台词。当俩人有些倦意,想关灯睡觉时,却发现许非还坐在桌前。

    身板挺得笔直,右手拿着铅笔,在剧本上写写画画。还不是那种简单的人物注解,甚至又扯了几张纸,上面密密麻麻。

    俩人对视一眼,都瞧出彼此不解。

    这位室友年纪虽小,却丝毫不敢轻视,平日里多有惊人之举,这会又不晓得在搞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四月十日,早九点。

    大家吃完了早饭,不用喊不用催,自动自觉的挤进会议室,一个个摊开小本,格外正经。

    前面的桌子撤了,因为要容出空间,只摆了一张沙发,旁边立着块黑板。沙发前还放了台录音机,一边讲,一边录,管这事的是郭晓珍(史湘云)。

    从前天起,一些专家顾问就开始给众人上课,第一天是编剧周雷,讲《红学概论》。第二天是红学家胡文彬,讲《国内外红学研究概况》。

    今儿是邓云乡先生,讲《红楼梦》里的民俗礼节。

    邓先生是红学界元老,不仅仅是《红楼梦》,对南北两地的风土人情也极有研究。他久居魔都,为了培训班特意赶过来,就住在张俪隔壁——之后也成了全程跟组的民俗指导。

    大家等了一会,就见王扶霖扶着老先生进了屋,在沙发坐定。

    邓云乡七十了,气有点喘,喘匀了才缓缓开口:

    “大家都知道,《红楼梦》是无朝代可考,曹雪芹刻意模糊了年代背景,甚至地理区域。比如贾府的所在地,究竟在南方,还是在北方,至今仍有争论。

    曹雪芹想将真事隐,但在很多生活细节上是隐不了的,尤其是里面的民俗礼节。比如衣食住行,祭祀访友,灯谜戏班等等,我们抽丝剥茧,还是能看出不少端倪的。

    今天我们不讲复杂的,就讲问候礼。”

    他喝了口水,继续道:“其实红楼梦反映了很多旗人礼节,如第九回,贾政问跟宝玉的是谁,外面进来三四个大汉,打千儿问安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,邓先生撑着沙发站起来,王扶霖连忙虚扶着,就见老先生亲自示范,“左腿抢前一步,屈右腿半跪,右手半握拳下伸,这就叫打千儿。仆人见主人时用的,典型的旗人礼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非见状,不由心中一动,除了记笔记之外,刷的撕开一页纸,寥寥几笔,就画了一张速写。

    陈小旭歪头看,一个简单生动的古怪小人,右腿半跪施礼,正是老先生示范的动作。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,写了张纸条甩过去。许非一瞧,“这个法子好,清晰明了,下了课好好画画,让大家也学学。”

    “得您夸奖真不容易。”他回道。

    陈小旭扭过头,不再理会。

    “还有三十一回,湘云到来,众姊妹请安问好。请安是如何请呢?按汉人礼法,右手在上,左手在下,半握拳,放在胸口以下,上下动一动,这叫万福。

    按旗人礼法,双手平放膝上,弯膝碰一碰身躯,这叫请碰安。

    那到底是万福,还是请碰安呢?曹雪芹没有明写,你们自己考量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问安礼,并非正式的大礼,大礼就是跪拜磕头。最生动的便是六十二回,平儿给宝玉拜寿,你们看看怎么写的……”

    有的人忙着翻书,邓先生却没有任何草稿,直接道:“平儿便拜下去,宝玉作揖不迭;平儿又跪下去,宝玉也忙还跪下,袭人连忙搀起来;又拜了一拜,宝玉又还了一揖。”

    他冲着王扶霖道,“这段一定要注意,女人先万福,男人先作揖,然后才跪下磕头。一揖,一跪一磕头,跟着又一揖,这算完成了。

    磕头千万别加打千儿,那是旗人的常礼,随便的,真要拍出来让人笑话。”

    王扶霖连连点头,邓云乡又叫人:“周领啊,周领?”

    “这呢!”周领稍稍站起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点,我上次看你写的有个段落,磕头把屁股翘起来,那是不对的。磕头翘屁股,表示完全臣服,非常谦卑下贱的一种行为,红楼梦纵观全书,没人需要这种,一定得改了。”

    “记下了!”周领忙道。

    邓先生的语速很慢,声音也低,满屋子雅雀无声,就怕漏听了一个字。数十双眼睛注视着前方,只有轻细的书写声,和录音机的沙哑转动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来此十余天,许非最喜欢的就是上课。

    周雷,胡文彬,邓云乡,后面还有朱家溍,周汝昌,蒋和森,吴世昌,启功等等。没有任何酬劳,剧组窘迫的也出不起一辆车。

    这些年过半百的老先生,都是自己坐公交一路赶来,中午留顿饭,再坐着公交回去。

    “优先放了个外任,不妥,那时候不这么说,应该是仅先放了缺。”

    “瓦败冰消,不妥,改成瓦解冰消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字一个字的给你推敲,一个逻辑一个逻辑的给你讲授。大家清楚机会不易,有些人学历不高,听不太懂,但也满纸记下,回去借了录音机,再自己慢慢琢磨。

    年轻人二十来岁,正是活泼好动,但唯有上课时,最为严肃认真。

    这便是这个年代做学问的人,也是这个年代听学问的人。

    后来呢,后来哪有这样做学问的人,又哪有这样听学问的人呢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