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二十章 这是一个春天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7 16:04:16 作者: 睡觉会变白

 1979年,那是一个春天,一位老人在南海边画了个圈圈。

    而1984年1月,这位老人突然决定到圈圈看看,并且题词:“深城的发展和经验证明,我们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是正确的。”

    在他离开后的第二个月,中央做出重大决定,开放14个沿海城市。中国的对外开放由点及面,形成了沿海全境开放的格局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这些举动坚定了改革开放的决心,使得社会思想也不再动摇。

    所以84年是个极其关键的年份,商品经济的概念正式提出,企业飞速发展,后来很多人将这一年称为中国现代公司的元年……

    这一切都与许非无关,哦,起码暂时无关。

    当春节过后,天气渐暖,树上的新芽刚刚生出时,等待了近一年的《红楼梦》剧组终于传来消息。

    一名副导演专门跑到鞍城,给许非和陈小旭签了半年借调合同,让俩人在4月1日去京城报到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是这儿么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吧,没看进进出出的么。”

    在京城的桃花还没绽放的春天里,许非和陈小旭又熬了一宿的火车,提着大包小包赶到了位于圆明园的招待所。

    招待所非常破旧,四层楼,有个小院,就在大水法后面。俩人进去的时候,一楼已经挤了不少人,尤氏的扮演者王贵娥正在大声招呼,“报到的同志去里屋登记,统一分配房间,大家不要乱。”

    她跟邢夫人的扮演者夏明辉、贾赦的扮演者李颉,是红楼梦剧组的选角老师,百分之九十的演员都是他们挑来的。

    许非和陈小旭身条都不矮,相当显眼。老师一下就瞧见了,招呼道:“哟,你就是小旭吧?”

    “您是?”

    “我叫王贵娥,没见过你,但我看过你的照片和诗,我还能背两句呢!我是一朵柳絮,长大在美丽的春天里……”

    此人性子爽朗,张口就给念诗,姑娘有点囧,“那个,王老师,我先去登记了!”

    她拽着许非拐到里屋,见摆着三张桌子,坐着导演王扶霖,以及制片人任大惠和郑燕昌。桌前挤了好些人,多是年轻的姑娘小伙。

    “孙孟泉,202号房,下午可以随便逛逛,但晚上一定要回来,七点在四楼开会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一个衣着朴素的女子刚登完记,抹身回头。许非一看乐了,哎呦,这不三姑嘛!

    她在《铁齿铜牙纪晓岚》里的角色颇为知名,但有几个人知道她还演过李纨呢?又有几个人知道,她还在《倚天屠龙记之魔教教主》里演过灭绝师太呐?

    没错,就是张敏骑白马回眸的那个倚天。沙和尚还在里面演金毛狮王,你敢信???

    孙孟泉的年龄稍大一些,资历也深,走路都稳稳当当的样子。与之相比,其他人就很青涩,还有一些是父母陪着来的,

    许非跟前就站着个小姑娘,手里还拎着蛋糕。

    “李红红是吧,才十七岁,你可是组里最小的……”

    王扶霖一如既往的和善,笑道:“怎么还带了个蛋糕?”

    “今天,今天我过生日。”

    李红红十分腼腆,怯生生的应着——她后来扮演邢岫烟,名字改成了李伊。

    “哦?那祝你生日快乐,希望你在这里也能开心,先去房间吧。”

    王扶霖的态度缓解了小姑娘的紧张,跟着妈妈去楼上安顿,爸爸则跟任大惠攀交情,让其多多关照。

    一个个的登记,很快轮到了许老板和陈老板。

    王扶霖面色微妙,却没多讲什么,道:“你们要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,尽快适应下来,全身心的投入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304,你在205,晚上七点钟开会,不要迟到。”

    很明显,男的三楼,女的二楼。俩人先行分开,各自去房间整理。

    招待所的条件非常简陋,公用的厕所和盥洗室,多是三、四人间,实打实的木板床,国民大花床单,枕头透着一股怪味。

    许非闻了闻,都特么馊了。

    “没法睡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把床单、被子、枕头拿到楼下晾晒,又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完行李,颠颠跑到205。这短短的功夫,陈小旭已经多了个室友,且交谈甚欢。

    这姑娘鹅蛋脸,眼睛圆溜溜的,年龄看着很幼,说是小学生都能信。她非常活泼的样子,声音清脆,“陈小旭,这就是你男朋友呀?长得还挺帅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瞎说,我们一个地方出来的,没那种关系。”那位赶紧撇清。

    “哦,老乡啊。”

    姑娘主动伸出手,讲话跟倒豆子一样,“你好,我叫胡则红,红旗越剧团的,今年二十一了,你多大啊?”

    “我十九。”

    许非真有点惊讶,笑道:“你看着可不像二十一,长的太小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小,我最烦别人说我小了,以后谁也不许说我小!”

    “呵,那我跟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许非聊了几句,只觉对方心直口快,愣头愣脑。不过他也没工夫闲扯,拉着陈小旭跑下楼。

    走了十几分钟路,跟着坐地铁,就到了市区比较繁华的地方。

    俩人先进了一栋百货商场,转半天才找到一个日用品柜台。他瞧了一会,问:“同志打扰了,请问脸盆要票么?”

    他对着白装大妈,半个字都不敢出错。果然,正跟隔壁唠嗑的大妈虽不耐,却也赏了句回复:“不用!”

    “哦,那麻烦给我拿个脸盆。”

    大妈一脸不爽的给拿货,老式瓷盆,盆底有两条红鲤,乡土且喜庆,敲起来叮当作响。

    “你也买个盆吧,还有水桶。”

    “买桶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水龙头都是公用的,平时存点水,不然你洗个脚还得跟别人抢么?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陈小旭毫无独立生活经验,忙道:“那我也要一个!”

    于是乎,俩人抱着盆拎着桶,在里面逛了逛,又买了点饼干、糖果。

    1984年,中央继续开放港口城市,确立改革不倒,各种产品供应也大幅增加。深城首先取消了粮票,几大城市如京城、魔都、金陵等也陆续取缔了部分票券。

    就像京城,若是前两年来,买个盆也得用票,现在只有较稀缺的产品才用得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晃到了晚上。

    报到的人没有想像中的多,只有二十几个演员,外加一些剧组人员。

    六点钟的时候,招待所了第一顿饭。在一楼的食堂里,几个痛经大妈排成一溜,跟前放着三个大桶。

    许非凑过去,手上啪嗒一沉,一勺子黏糊糊,还有点发黄的米饭就扣在饭盒里。

    跟着第二个,一勺子看不见油星的大白菜,然后第三个,一小勺子腌菜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俩人对视一眼,默默找个地方坐下。

    陈小旭是极爱吃的,但此刻也毫无食欲,不说饭菜质量,起码得干净啊,这看着就不卫生。

    许非勉强尝了口白菜,嚼了嚼咽下去,妹子忙问:“怎么样?好吃么?”

    “没油没咸淡,就是白菜帮子味儿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陈小旭一听更不爱吃了,偷瞄瞄四周,见有的艰难下咽,有的吃得杠香,一瞧就是苦孩子出身,家庭环境特别差那种。

    “要是煮点面条,把白菜加里头,肯定能好吃。”

    她眼睛一亮,道:“哎,我们买点面条吧,我看外面就有个小店。”

    “没地方煮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哦。”

    陈小旭噘着嘴,一筷子一筷子捅着米饭,最后自暴自弃,还是塞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许非见状也不好矫情,吃吧!

    他知道培训班的伙食差劲,可没想到这么差劲,眼下没啥办法,只能一边下咽,一边自己转移注意力,以忽视食物的糟糕味道。

    啧,看来得弄个电饭锅啊……

    (第十五章又放出来了,神奇!!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