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十七章 抢购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7 15:45:12 作者: 睡觉会变白

许非不是处男。

    哦,在上辈子……

    他重生的时候才三十出头,事业刚步入黄金期,还有个感情稳定的女朋友,一度谈婚论嫁。姑娘也是搞美术的,心灵手巧,热爱DIY,像那些拎包、书包什么的,都是他耳濡目染学会的。

    许非以前是直男,抽烟喝酒烫头,时常跟兄弟们发出哲学的吼叫,后来是被调教的,才慢慢懂女孩心思了。

    那会伊闹脾气,他一般会在网上找点丑丑的小玩意,把链接发过去,“给你买了这个。”

    甭管对方真生气还是假生气,肯定会回,而且对你的品味,审美,胡乱花钱给予相当的鄙视。

    再然后,自然就狂风扫落叶,雨打烂芭蕉。

    所以许非就悟出一个道理,女孩子生气的时候,千万别跟她掰扯缘由。越掰越乱,越扯越失败,最好的方法就是找件事情,转移注意力。

    通常是买点礼物,谈些她非常关注的话题,或者来一次美妙的生命大和谐。如果一次不够,那就两次……

    敲黑板,划重点!

    陈小旭自然被许非哄好了,也不知她自己怎么调节的,反正很快振作起来。此后,俩人仍然不常碰面,各装各的老实孩子。

    转眼入了冬,天气迅速转寒。

    八十年代的东北可比后世冷多了,许非套上老妈织的毛衣,罩上一件沉实实的大棉袄,外加狗皮帽子和手闷子,还是冻得倍儿吧乱叫。

    他最近一直在伺候那几盆花,比伺候自己爹妈还上心,还买了几本书籍来看。

    都是细叶君子兰,已经移了盆,一共四株。叶子多了好几片,从肥厚变得狭长,不过只有一株生了小小的花苞,看样子花期将近。

    君子兰十分娇气,怕冷又怕热,便放在里屋的窗台上。为了保证温度适宜,他甚至还买了个温度计。

    “小非!”

    “小非!”

    他正转动着花盆,让日照均匀,张桂琴就急匆匆进了院,“别鼓捣你的花了,快跟我去商场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今天1号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抢布去啊!”

    一提起这茬,平日温柔的老妈也变得有点泼妇,“本来说九点开门,结果我刚才去刘姐家,说八点半就开了,哎哟你快点的!”

    许非一听就脑袋疼,劝道:“妈,那些布卖不完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就卖不完?现在不收布票了,敞开供应,那帮人不得抢疯喽?”

    “国家既然敢敞开供应,就说明产量有保障,你急个什么劲?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,万一没保靠呢,你以后光屁股啊!”

    “可外面下雪呢……哎哎……”

    张桂琴听不进这个,拽着儿子就走。

    许非没办法,只得载着老妈,冒着大雪,赶到鞍城最大的一家百货商场。

    到地方一看,差点没吓死,队伍有几十米长,一直排到街边。俩人赶紧占位,没多久身后又挤挤压压的甩过一条尾巴。

    排队的满脸急切,买到布料的欢天喜地,怀里抱的肩上扛的,跟全家梭哈一样。时不时还有几个闲汉,小声招呼着:“收布票了,收布票了!”

    这一切,都源于前几天的一纸通知。

    商业部发的告示,宣布从今年12月1日起,全国临时免收布票、絮棉票,而且明年也不再印发——这说明施行了三十年的布票,即将寿终正寝。

    由于这个年代的政策多变性,有人信,有人不信,但甭管怎么着,先抢了再说。

    这大概是某些人的一种天性,核泄漏抢盐还记着么?抢回去一看,妈蛋的,非典抢的还没吃完呢!

    “您可真是我亲娘诶,这天儿陪您出来挨冻……”

    许非蜷的跟个糖三角似的,雪不停地下,北风一个劲的吹,鼻涕一个劲的流,这叫一夜风流。

    俩人不知道排了多久,才堪堪进了大门。张桂琴瘦弱的身体里爆发出极大的能量,一下子冲到柜台前,“还有布么?”

    “就剩白布,格子布和被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样给我二十米!”

    后面的立马不干,纷纷往前挤,“你凭什么要那么多?”

    “你都买了,我们还买么?”

    “同志,别给她……都闪开,让我过去!”

    许非撑开双臂,挡住后面的人潮,觉着自己就像一只被大象强暴的小蚂蚱,忙喊:“同志,维护一下秩序,发生踩踏事故就不好了!”

    售货员一听也对,喝道:“干什么呢?排队排队,往后撤!”

    国营商店售货员的权威独一无二,大伙不情不愿,到底往后退了退。随即,对方才开始摊布,量尺寸,剪裁。

    说格子布、被面布,都是老百姓的叫法。所谓被面布,就是印有花鸟图案的大红布,特喜庆,一般结婚才会买。

    一匹三十米,每样裁了二十米,张桂琴掏出一大把钱,毫不犹豫付了款。

    好容易挤出来,许非把三捆布绑在车上,自己在前面把着,张桂琴在后面推,娘俩冒着大雪,一步一个坑。

    何苦呢?

    他无可奈何,又觉得十分滑稽,问:“妈,你是不把咱家家底都花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车子明显晃了晃,老娘弱弱回了句,“还剩,还剩不少呢。”

    呵呵,你就当我信了。

    俩人折腾一起,到家已经中午了。正赶上许孝文从团里回来,见状吓了一跳,“这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说布票废除了,大伙都抢着买布,我也买了点。”

    “这叫买了点?你花了多少钱。”

    “也没花多少……”

    张桂琴毫无底气的报了个数,她现在冷静下来,也有点后悔。

    许孝文顿时火大,虽没到倾家荡产的地步,但花好几大百买一堆布料,纯属有病嘛!

    “你是不缺心眼啊,听风就是雨,脑袋让驴踢了?”

    他指着媳妇就骂,毫不顾忌孩子在场,“这么多布,啥时候能用完?嚯,这还有被面,给你儿子结婚都够了!”

    “别说你儿子,我儿子结婚都够了。”许非幽幽蹦出一句。

    “滚一边去!”

    许孝文正在气头上,管不了媳妇儿,还管不了儿子么?他见许非真要闪,马上又道:“给我回来,有事跟你说!”

    “咱们到外面演出定了,月末去没沟营,他们新年有个联欢会,钱给的挺大方,你也跟着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,我又不会说书。”他拒绝。

    “你傻啊!多一人,分钱的时候咱家就多个人头,不用你上台,帮忙搬东西还不会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,你这段没啥事,出去走走也挺好。”

    张桂琴理亏,自然顺着丈夫,“顶多一个月的事,然后就过年了,这钱不挣白不挣。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啊,你大爷可是点名叫你去,这是关照你懂不懂?别不识抬举。”

    呃,行吧。

    爹妈齐上阵,还把单田芳搬出来,他不去也得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