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十三章 理想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7 15:40:54 作者: 睡觉会变白

人都有个通病。

    自己干了什么事,或者碰到了什么事,只要能搔到内心痒处,就千方百计也想搔搔别人。不存在例外,没人憋得住。

    刘晓曼回到医院时,午休还没结束,一群小护士正聚在屋里叽叽喳喳。

    “晓曼回来了,中午吃饭没?”一位同事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没吃,去街里逛了逛。”

    她从对方跟前经过。

    “下午三点开个小会,别忘了啊!”另一位同事告知。

    “嗯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她擦过第二个人身边。

    “又去百货商店了?你这一个礼拜去三五次,真够厉害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羡慕你也去啊!”

    “哟,人家里顿顿吃肉,香油都当水喝,我可比不了,是吧晓曼?”

    她大踏步踩过几个开玩笑的年轻妹子,脸色已然不太好看。当她走到最里头,正想着兜回来再转一圈时,忽听有人问:“哎晓曼,你这包挺好看,新买的么?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妹子一秒换画风,笑得跟朵月季花似的,“是啊,我刚买的,你看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她把包捧到对方手里,人家瞧了瞧,赞道:“款式不错啊,简单大方还实用。这是劳动布吧,那可够结实的……”

    俩人一谈论,顿时引了众人围观。小护士都是二十左右岁,接受新鲜事物,眼界也相对开阔。

    “这是盘扣吧?以前都是做旗袍马褂的,没想到还能缝在包上。”

    “做工糙了点,样式倒挺新颖的,哎我喜欢这个图案,真可爱。这包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什么,六块?晓曼你太大方了,顶多值三块!”

    “一边去,这叫设计懂么?冲这个图案,六块钱就挺值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吧是吧,以前就没见过这么画的。”

    刘晓曼被围在中间,成为话题焦点的感觉让她心情舒畅。正此时,又有人问:“你是在百货买的么,我昨天去怎么没看见?”

    “不是百货……”

    她嘘了一声,低声道:“这是摆摊卖的,就在斜对面,你们别出去乱说,领导知道要处分的。”

    “摆摊!”

    妹子们眼睛一亮,摊贩在京城和南方已经很常见,但在以厂为家,铁饭碗观念根深蒂固的鞍城还是挺新鲜的。

    她们纷纷点头,“明白明白,我们绝对不说。”

    “嗯,绝对不说。”

    才怪咧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自开门红之后,生意就迅速面临倒闭的危险。除了吃瓜路人过来瞅瞅外,再没卖出去一个。

    陈老板忧心忡忡,许老板老神在在,甚至还蹲在地上看起了红楼梦。

    “都好半天了,你还有闲心看书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,我还能强拉人家买么?”

    “那也想想办法啊,要不我们换个地方?”

    “不用,就这片挺好。”

    许非瞧着一脸焦急的陈小旭,笑道:“别担心,我们再等等,等下班人流就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了也未必买你的包,我看你卖不出去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那也赚了,我一个成本才几毛钱。”

    嘁!

    陈小旭不能不讲义气的走掉,只得陪着干等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段,铃声再起,暮色黄昏。鞍钢可比纺织厂壮观多了,正式的临时的,工厂的集体的,下班的倒班的,还有接孩子、买菜的家属等等。

    十几万人呢,即便出来十分之一,也足以用人头攒动来形容。

    许非合上书本,拧了拧腰,一副备战的姿态。陈小旭又开始紧张,盯着不断涌出的人群,川流不息,似永不停歇。

    她猛的一眨眼,只见有一小股从医院出来,离开大部队,穿过马路直奔摊位。个个青春靓丽,衣着干净,一瞧就是家境优越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哟,还真有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快来看看,晓曼买的是不是这款?”

    姑娘们挤在摊前打量,还剩五个布包,白裙少女的已经卖掉了,剩下的图案都不相同。

    有的是几笔花草,有的是憨态可掬的小熊,有的是两个人头剪影……总体风格皆是清新可爱。

    “这个怎么卖?”

    一个妹子扫了眼,抱住小熊包就不撒手。

    “六块。”

    “不说送笔袋么?我有么?”

    “都有都有!”

    他又取出个白色笔袋,很大方的作为赠品。妹子也没矫情,有刘晓曼打样儿,特爽快的付了款。

    另个姑娘一瞧,也忙掏钱买了剪影,生怕被人抢去。还有的确实不中意,问:“你有别的图案么?”

    “今天就这些了,不过你们喜欢什么,可以提前订做,像自己的名字啊,生肖啊,包括人像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人像?”

    “比如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许非摸出铅笔和纸,三两下就完成了一张简笔画,往外一展,“像不像你?”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对面的姑娘睁大眼睛,那画像乱蓬蓬的头发,遮住大半张脸,蜷着胖胖的身体正在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限于裁缝工艺的落后,没有描绘五官,只是一个轮廓,但那种古怪的精准感,确实抓住了她的特征——圆润,可爱。

    开玩笑!

    许非可是正经的美术专业,从底层设计一步步爬上去的,深暗客户群的不同需求。八十年代的妹子,哪见过后世的萌系画风?

    “我就要这个!”对方瞬间败下阵。

    “订做的还要贵点,八块钱。”

    “八块……八块也行!你明天能过来么?”

    “得过三四天吧,手工制作挺费时间的。不过只要你确定,我一定做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陈小旭在旁边看傻了,一串数字在脑袋里转来转去。

    六个包都卖掉了,还有一个订做的,光到手的就三十六块。那孙子的车费、食宿、原料费、加工费,全部的成本都回来了。

    一天三十六,一个月就是一千零八十,放以前她想都不敢想……

    交流了半天,护士们叽叽喳喳的走了。许非攥着一沓钱捋了又捋,郑重其事的塞进衣兜。

    “总算有点安全感了。”

    他拍了拍口袋,温热热的,是令人心安的感觉,跟着转头一瞧,却发现小伙伴在发愣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陈小旭显然受到了冲击,拧着眉毛道:“这钱来的也太快了,我有点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?我们又没犯法,顶多打个擦边球,再说赚钱多还不好么?”

    “赚钱多好么?”姑娘傻乎乎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那你觉着什么好?”许非乐了。

    “很多呀,像读书,诗歌,旅游,爱情……我觉得都很美好。”

    得!

    小姑娘年轻轻的不知人间疾苦。

    许非面冲着她,一本正经,“我跟你讲,经济独立才是一切美好的前提,钱是你安身立命的根本,别的都得靠后。”

    “这我可不同意,做人得有理想,理想更伟大。”

    “不,钱和理想一样伟大。老祖宗早就教过我们‘衣食足而知荣辱’,马克思也教导我们‘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’,只不过现在的人不承认罢了。

    我们要尊重钱,也尊重理想,这才是最体面的生活方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陈小旭想了半天才勉强接受这个观点,“那,那你的理想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么……”

    许非笑了笑,“你猜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