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十四章 千元户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7 15:41:50 作者: 睡觉会变白

“叮铃铃!”

    “叮铃铃!”

    下午,胜利小学准时响起了放学铃,一群穿短袖衫和小裙子的屁孩子疯一样跑出来,立时喧如鼎沸。

    其中又有一个系红领巾的小胖子,先扑到爷爷怀里,然后拽着老头就四处踅摸。

    “你找啥呢?”爷爷纳闷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找,我找……”

    小胖子瞅了一圈,忽然眼睛一亮,撒开手就奔向一个小规模聚集的人堆里。都是学生和家长,围着一男一女,地上铺着两块废布,齐整整摆着十二个书包。

    “我要那个脑斧!脑斧!”

    “给我小兔子,妈妈,快买小兔子!”

    “我也要兔子,快点快点!”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哟别哭别哭,下次再给你买。”

    吵吵嚷嚷中,小胖子终于挤到里面,急慌慌的招手:“爷爷,快来啊,快来啊!”

    老头近前一瞧,才明白怎么回事。他随手拿起一个,那种老式的翻盖书包,只不过色彩比较鲜亮。

    搭盖不是方方正正,而是做成了一个小猴脑袋的形状,耳朵尖尖,还有眼睛和大大的嘴巴,正笑嘻嘻的看着自己,活灵活现。

    再看小摊上,应是十二生肖齐全,但已经少了一大半。还有几个撞生肖的孩子,脸红脖子粗的互相争抢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想要这个!”

    小胖子早拽过一个龙头书包。

    “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七块!”

    “啥?你咋不去抢啊?”老头一瞪眼。

    “瞧您说的,您买一米布还六块钱呢,还得搭张布票。一米布能做件衣服么,不能吧!那七块钱买个书包亏么?您看这布料结实耐用,背几年都没问题,再看这款式,满大街您能找出第二个么?”许老板道。

    “大爷,这是生肖书包,鞍城就这一份。您孙子属龙的吧,一看就聪明,将来肯定鲤跃龙门,飞黄腾达,有大出息!”陈老板道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上回就没抢着,给我买一个吧。”小胖子也可怜巴巴的瞅着老头。

    老头顿时心软,而且那姑娘说话中听,我大孙子必须有出息啊!

    当即,他摸出个手绢,心疼无比的数出七块钱。反正不管怎么着,小胖子得偿所愿,忙不迭的背上书包,再瞧瞧众人,自觉也能姓赵了。

    83年的全国职工平均工资是六十多块,是挺穷,但也没有辣么穷。从放学开始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,十二个书包全部卖掉。

    许非一边数着钱,一边感慨:“女人和孩子的钱最好赚,果真至理名言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?”

    “鲁迅。”

    “他说过这话?”陈小旭很神奇。

    “哎,那都不重要……”

    许非收好钱,脚一踢支撑架,“不过你现在可以啊,刚开始都不敢张嘴,现也能帮我吆喝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吃干饭的,就不许我学习向上么?”

    逐渐激活经商天赋的陈小旭翻了个白眼,抖了抖废布卷成一捆,那边刚启动,她就熟练的往后座一跳,干净利落的携款潜逃。

    俩人绝不恋战,卖完就走,卖不完也得走——这是前几天差点被混混堵住的经验。

    话说许非进行这项投机倒把的行为,已经一个多月了,如今是八月,夏季的酷暑已渐渐收敛。

    其实碎布DIY产品有很多,手套、帽子、背心、内裤都可以。

    不过手套帽子没市场,背心利润低,内裤不敢当街卖,那叫伤风败俗。所以许非最初就确定了路线,只做包。

    他在鞍钢医院赚到第一笔钱后,没有趁热打铁,而是跑到了粮站附近,那边也是有钱人。

    第三天则跑到了商场门口,第四天又回去了鞍钢……就这样打一枪换一个地方,大大降低了风险程度。

    他每天都在记录消费者类型,比较分析,细化市场。最后发现年轻的女同志多喜欢挎包,上点年纪的喜欢手拎包,或许手拎包容积大,看起来更实在。

    所以卖了一段时间后,许非决定减少手拎包产量,主打挎包。每天六个,卖完就回,卖不完的就告诉方姨等等,清掉库存后再开工。

    这让俩人没有任何压力,连带着生意也越来越好,后来陈小旭提出建议,于是又发展了书包业务。

    他做了小小改动,在包里隔出几个区域,有专门放书本的,放文具盒的,放杂物的,放水杯的……看起来更精致一些。

    然后便是独家配方的十二生肖。

    许非自己也没想到,仅仅将翻盖改变形状,再加些碎布点缀,就能受到如此大的欢迎。

    没办法,在精神生活极度匮乏的年代,往衣服、物品上印个画,印个字都能掀起一股热潮,何况是十二生肖这么有血脉基因的东西。

    谁小时候没买过旅游区的辣鸡生肖纪念品咧???

    却说俩人避开小道,宁愿绕远也顺着大路往家走。陈小旭一手把着车座,对前些天的事情还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你说那几个人为啥要拦我们?”

    “看我们挣钱眼热呗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们无仇无怨的,至于这样么?我看有个人还拿刀了。”

    “人为财死鸟为食亡,就算无财可取,损人不利己的家伙也多了去了。”

    许非也后怕,道:“当时幸亏我机灵,拽着你就跑,不然肯定被堵住了。我看啊,咱们的生意也做不成了,这一个多月东跑西颠,再搞下去迟早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不卖了?”

    “先缓缓吧……”

    许非顿了顿,回头笑问:“怎么,舍得么?”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舍不得的,赚的本来就够多了。”她皱了皱鼻子,一脸被瞧不起的样子。

    说着说着,俩人便拐了个弯,跑到那个废弃小仓库。

    许非先从窗户跳进去,再把陈小旭接进来,瞧着姑娘身手敏捷的扒窗台,不禁十分纠结:我把林妹妹带成这德行,到底是好是坏?

    老实讲,他并没有什么爱慕之情,只觉得对方身世堪怜。

    一辈子都笼罩在林黛玉的影子里,不仅演成了黛玉,更活成了黛玉,连自己的命运都跟人物相似,最后还特么被神棍坑死。

    既然今世有缘相识,那就尽可能的想改变一些东西……

    俩人翻进来后,他便撬开块砖头,拽出一个纸包,往地上一铺。全是一块五毛,五块两块的纸币,还有好些钢?,看着就特充实。

    他数了三遍,从头到脚都透着一股铜臭味的愉悦感。陈小旭统计过,挎包、拎包、书包一共卖了245个,收入1540块!

    什么概念?

    相等于自己45个月的工资!1毛2的大米能买一万多斤!协和医院的白内障连手术带住院,可以做十几个!

    诶,后面这个对比有点神奇。

    “来分赃了!”

    许非直接数出540塞过去,“这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太多了!”

    “让你拿着就拿着,你也帮了不少忙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就是不行,我拿了连觉都睡不着!”

    他瞪眼,她也瞪眼,最后掰扯半天,陈小旭才勉强收下两成,也就是308,抹掉零头刚好300。

    俩人干了一个多月,期间又去了趟奉天纺织厂,采购了一批碎布。现在还剩下一麻袋,暂放在方姨家里。

    她这段也赚了一些,主要手艺练起来了,以后再做类似的东西完全可以当熟手。

    “跟你合作很愉快,希望以后还有机会。”许非正儿八经的要握手。

    “装什么社会人呢,你赚到一万块再装也不迟。”陈小旭哂道。

    “一万块,其实也不是难事……”

    许非笑笑,道:“咱们一会去银行存起来,先歇一段,然后看情况。”

    这年头揣着一千多块钱巨款在大街上,甭管有事没事,自己都不踏实。他琢磨了一会,把钱裹进废布,又叠了几层,然后拧在腰上打了个死扣。

    除非直接腰斩,不然脑袋掉了钱都不带丢的!

    俩人告别了小仓库,紧赶慢赶在下班之前到了银行门口。后世的五大行,工行还没成立,交行尚未组建,建行还没开通储蓄业务,只有人民银行和农行是可以存款的。

    许非系着腰包,刚想进营业厅,脚步一转,拐到门口贴的一张告示跟前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陈小旭跟过来。

    “呵,这下好了!”

    他仔仔细细看了一遍,不禁轻轻摇头,叮嘱道:“以后包是不能卖了,指不定哪天就被殃及池鱼。你这段也该上班上班,该看书看书,别没事出去瞎转悠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了?”姑娘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严打啊!”